蘇向槐居高臨下,看著沈仲宇雙手撐在床上一副我為刀俎的模樣,突然有點不知該從何下手。

「用看的就能知道哪裡內傷嗎?」

「怎麼可能?」

「那還猶豫什麼?你看我多配合,連衣服都脫好了。」

被這麼一說,蘇向槐終於移動了腳步,他本來是站著,後來發現高度不對蹲了下來,抬起頭來恰巧對上沈仲宇落下的視線。

怔怔對望了幾秒,不知為何氣氛好像變得怪怪的,他清了下喉嚨,若無其事道:「我每個地方都壓壓看,會痛的話立刻跟我說。」

「好。」輕揚的尾音彷彿帶著笑意,蘇向槐沒聽出來,全神貫注在戀人光滑又結實的胸膛上。

「這裡會不會痛?」憑藉著不久之前的記憶,蘇向槐按壓著脥下靠近肋骨的位置問道。剛沈仲宇說手撐開的時候會痛,應該是這裡吧?

「不會。」

「不會?那這裡呢?」半信半疑地手指又往下移動了幾公分,卻見他攲著頭,納悶的程度不下於他。

「也還好。」

「奇怪……到底傷在哪兒了?」沒留意到頭上促狹的視線,蘇向槐開始喃喃自語。

他記得他當時不過是輕輕頂開他而已,那麼輕的力道真能讓人受傷嗎?他越想越覺得疑點重重,沈仲宇見他甚至兀自模擬起現場,連忙拉起他的手轉移他的注意力。

「可能是這裡,你壓壓看?」沈仲宇循循善誘,握著他的手貼上胸口,蘇向槐倒是從善如流,在胸膛移動著指尖的同時也細心觀察他的表情變化。

「是撞到這裡嗎?這樣壓會不會痛?」打從一進門就沒鬆懈過一刻精神的蘇向槐一心想將功贖罪,他是真的很自責,要是能順利找出受傷的部位就好了。當他心裡這般祈禱著的時候,沈仲宇終於有了新的反應。

「會痛嗎?」喜出望外的他兩指並用的壓了壓左胸下方靠近乳尖的位置,沈仲宇略顯壓抑地點了點頭,還附贈一個勉強的笑容。

「我用面速力達姆幫你推拿一下?」

「我想應該沒嚴重到需要推拿的地步,過幾天自己就會好了。」

「那怎麼行?」

「不然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你一定不會同意的。」

「你都還沒說怎會知道我一定不會同意?」

「因為我太瞭解你了,你一定不會同意的,說不定還會罵我居心不良。」

「我不會。」

「當真?」

「說不會就不會,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拖泥帶水了。」

「嗯!」蘇向槐雙手握拳擱在膝上,十足看出其破釜沈舟的決心。

「我是覺得你親一親,或許馬上就好了。」

「最、最好是!」蘇向槐瞬間脹紅了臉,根本不敢和沈仲宇四目相對。

「別人我是不知道,但至少對我倒是挺管用的。」沈仲宇臉不紅氣不喘,說起謊來完全信手拈來,反觀蘇向槐倒像是被自己的承諾給逼進了死胡同。

「我知道你是在跟我開玩笑,拜託你趕快把那個辦法講出來吧!」

沈仲宇聳聳肩,嘆了口氣,「我已經講了呀,看吧,我就說你不會相信……算了算了,反正你心裡已經認定我是在耍你,所以不管我說什麼你也不會認真看待的,你還是別管我了。」

像是被說中了心事似的,蘇向槐有些尷尬地抿了抿唇。

「還真的被我說中了。在你心中我到底有多邪惡?」沈仲宇臉色鐵青道。

「也、也沒有啦,我並沒有這麼想……」蘇向槐乾笑了幾聲,不忘亡羊補牢。

「那你願意嘗試一下我說的辦法嗎?」

「真的只有這個辦法嗎?」

「嗯,我目前就只有想到這個辦法可以立即見效。」深怕他反悔,沈仲宇還刻意加重最後四個字的語氣,蘇向槐蹲在他面前深呼吸了一口氣,什麼事都還沒做,耳根已經先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