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旅行團在後壁湖以秋風掃落葉的速度吃完海鮮大餐後直撲飯店,搭了一天的車大夥兒都累了,一分完房間鑰匙便各作鳥獸散。

「我們七點在Lobby集合搭車去墾丁大街,請大家注意時間不要遲到!」鬧哄哄的Lobby幾乎把蘇向槐的聲音淹沒過去,雖然不確定有沒有人把他的話聽進去,但至少已經宣佈完今天最後一個行程,等把班上同學帶去墾丁大街,他就可以功成身退,好好陪陪沈仲宇了。

蘇向槐站在原地吐了口大氣,回頭找尋沈仲宇時,他已經拉著行李一派悠哉地走上前來勾住他的肩膀。「走吧,我們也去開房間。」

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發言讓蘇向槐顧不得旁邊還有其他同學當場給了他一肘,沈仲宇捂著痛處一臉委屈道:「你幹嘛打我?」

「還不是為了制止你的不當言論。」

「我哪有什麼不當言論?我說去打開房間放行李有什麼不對?」

「你、你剛哪是這麼說的?」

「我話都還沒講完你就打我,而且下手還這麼重……」沈仲宇邊說邊揉著被他肘擊的部位,見他好像很疼的樣子,蘇向槐也不禁對自己的衝動感到懊惱。難道是他會錯意嗎?看來和沈仲宇在一起久了,連思想都變得邪惡了。

「對不起啦,是我誤會你了,你還好吧?」蘇向槐懷著抱歉的心情走過去攙扶他,沈仲宇煞有其事地唉了兩聲,果然又激發了他幾分惻隱之心。

「真的很痛嗎?」見他痛到眉頭都皺起來了,該不會被他不小心打中要害了吧?

「嗯…還好啦。」嘴上說還好,但在憂心忡忡的蘇向槐面前,沈仲宇作勢又揉了兩下,表情有點凝重。

「要不進房間之後我幫你看看,我有帶面速力達姆來,如果有瘀青的話可以幫你推一下。」

「好,那就麻煩你了。」對於極盡所能想要彌補的蘇向槐,沈仲宇從來不吝惜給予原諒。大方收下戀人的懺悔,摟著戀人主動貼近的肩膀,從Lobby到電梯口這短短的一段路,大概是他到目前為止最罪惡也最快樂的時光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