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們還在上面,難怪到處都找不到你們——」

「剛換好短褲準備要下去而已。」不著痕跡避開沈仲宇的手,蘇向槐自己戴好帽子率先迎上,絲毫沒注意到戀人的表情瞬間有些古怪。

許人傑熱絡地摟住他的肩膀道:「那就走吧!我們六個剛好一隊。」

「什麼一隊?」

「打沙灘排球,文華他學妹約的,場地已經佔好了。」

「你們有人帶排球來?」

「一定要的啊!陽光!沙灘!比基尼!傳說中的夢幻三重奏就要登場了!」

「你們根本就是有備而來吧?」

「嘿嘿,畢旅唯一的福利就只有今天,當然要好好把握!」

「要是被那些女生知道你居心不良你就死定了。」蘇向槐一路被摟著走,和許人傑鬥嘴之際,仍不忘回頭觀望沈仲宇是否有跟上。「你也一起來吧!」

「你們打吧!既然是班上的團體活動,我這個外人就別攪局了。」沈仲宇雙手插在短褲口袋裡頭尾隨其後,不快不慢的步伐讓蘇向槐心裡忍不住咕噥。

誰當你是外人啊?眼神在空中交會了幾秒鐘,但見沈仲宇漾開一笑像是要他別在意他放手去玩,他只好收起多餘的罪惡感,在同學七嘴八舌的簇擁下暖身就定位。

當鏡頭轉到珊珊隊上,她們六個女生果真誠意十足,身材火不火辣另當別論,真的個個都身著比基尼上場。

眼見球網的對面春光燦爛美景無限,男同學們的精神都來了,即便是蘇向槐也不免因為對手過於清涼的穿著,不知所措地避開了視線。

於是六男六女活像是相親似的,在簡單打過招呼後正式展開比賽,蘇向槐一雙眼睛努力盯著球跑,但在球場上跑跳的女孩著實好看,連殺球的姿勢也格外吸引人目光,他從不曉得班上的女同學原來也有如此亮麗而活躍的一面。

大概是他平常忙於打工疏於社交,倘若他留在校園的時間多一點,這四年的大學生活或許就能少些空白,更或許,他也會遇見某個命定的女孩和她譜出戀曲……

說到底,他畢竟還只是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即使個性再淡泊,對於平凡的戀愛還是心懷嚮往的。

對楊紅清,他是自始自終的單戀。

對沈仲宇,他也從未否認那份喜歡他的心情,只是對他的喜歡他不確定是否就是男女之間互相吸引的那種喜歡……

再怎麼說跟男人談戀愛心態上多少還是有些彆扭,他無法想像自己在沈仲宇懷裡小鳥依人的模樣,但在他面前,他即使表現得再強勢卻也總是屈居下風的那一個。

在同性戀的世界裡頭,他就是個女人吧?

連男人的角色都還扮演不好就直接被貼上了標籤,他越想越覺得自己的人生還真是一團亂,才暗自嘆了口氣,忽然天外飛來一球正中眉心,讓他眼前一黑應聲倒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