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向槐光是用手就害羞到無地自容,聽著男人漸顯悠長且深沉的呼吸,他也跟著心跳加速,一雙目光從頭到尾都不敢超過腰部以上的範圍。

隔著布料搓弄的半身像是準備破匣而出似的在他的指尖跳動,感覺它越來越硬,他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原來他也能讓沈仲宇興奮嗎?

硬著頭皮把那熱楔從衣褲底下掏出來時,驀然彈跳而出的龐然大物讓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氣。

總以為他和沈仲宇之間沒啥區別,直到這一天,他才曉得他們之間天差地遠。

被青筋盤繞的充血柱體散發出濃烈的雄性氣息,強悍的性徵充滿了攻擊性,讓他即使只是目睹,也不由得感到一陣頭暈。

他知道自己當男人當得很沒出息,畢竟連尋常男女性愛都不曾體驗過的他,第一次的性經驗就是被同性深深貫穿,因為對方的撥撩而喘息呻吟。

當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已經習慣這種事時,實在是很可怕。

不是說他對女性的胴體已經失去興趣,而是當他的世界已經被這個男人一滴不漏地填滿時,他根本沒有餘裕去考慮其他。

失去衣料的阻隔後,蘇向槐屏住氣息緩慢地套弄起沈仲宇激昂的分身,當手掌滑過那賁發而滾燙的肌肉,他一直說服自己不要發抖。

當沈仲宇擱在他頭上的手由揉改為握,精實的腹肌伴隨他的呼吸而起伏,眼見聳立的性器越來越朝自己逼近,他的表情也開始出現了遲疑。

雖然和男人交往了,但有些事還是突破不了心理障礙,光是想像那個畫面便教他冷汗直流。不過沒做過的事不代表不能,只要能讓對方覺得快活,沈仲宇能做的事他又何嘗不能?

蘇向槐牙一咬,閉上眼,正準備張口含上時,沈仲宇卻抬起他的臉接吻,順勢把他推倒在床上。纏人的吻直到口液沿著唇隙淌下,他才像吃糖似的鬆開他,膩在他的嘴角下顎,意猶未盡地輕舔。

「做不來的事不必勉強自己硬做,我又不是非要不可——」

「我可以的……」

「可是我捨不得,要快樂的方式有很多,不見得非得樣樣都學我不可,你有這份心意我就很開心了。」

「我是不是做得很差勁?」

「是很差勁沒錯,但是我有史以來覺得最舒服的一次了。」沈仲宇笑著抹了抹他的嘴唇,那臉羞紅的模樣讓他又忍不住低頭吻住他,在這種時刻實在不需要更多的妄自菲薄。只要是他發乎真心想對自己做的,無論是什麼事他永遠都會欣然接受。

「向槐,幫我戴保險套好嗎?」他含著他的唇輕聲說道。雖然出爾反爾有違他的初衷,但他感覺得出來想要的人並不止他一個。




--
這樣走走停停我實在很替沈老闆的前列腺擔心,不過好加在!你是活在BL世界裡頭的小攻!!!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