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我和你只是朋友嗎?」對任何事都很大刀闊斧的沈仲宇唯獨對這種事異常敏感,驚覺說錯話了,蘇向槐忙著改口道:

「呃、不是啦!」

「不是朋友那是什麼?」出遊的興奮感像是被一句失言給澆熄了似的,但見他一臉落寞地倚在床頭,表情有些意興闌珊。

「是比朋友還要好一點的……」

「喔,只是比朋友『還要好一點』而已喲?」

「唔…是好很多……不只是好一點而已……」

「那是有多好?」他揚起眉,雙手環胸瞅著不知所措的蘇向槐,明知他不是這個意思,但他就是想逮住這個機會逼他把真心話說出來。他們不是非得在人前曝光不可,不過至少在他面前,他希望他能坦率地肯定他們的關係。

「有多好?你說有多好就有多好……我和你當然不只是朋友……可是這種事……我也不覺得有必要刻意去對同學講……」他要是油嘴滑舌一點,順著沈仲宇的心意講出他想聽的答案,氣氛或許就不會變得這麼僵。可惜他天生就不是那種會見風使舵的人,面對一連串的追問,他只覺得難為情又沮喪。

「沒有要你去跟同學講,你只要告訴我你心裡是怎麼想的就好了。」沈仲宇靠過來從背後把他摟入懷裡,不知為何,那副纖細又半露瘀青的背影看起來好生可憐,讓他有點不忍心再欺負下去了。

不過單純如蘇向槐,並未即時洞悉他的悔意,但聽他的口氣略帶懊惱,自顧自的,甚至有點自暴自棄。「都已經和你住在一起了還能怎麼想?我又不像你,動不動就把愛掛在嘴邊——」




--
好事多磨~^^b(少推卸責任!明明是你還沒想好要怎麼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