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璟是第一次出遠門,所以也不曉得該讓下人準備什麼,只好把平常會用到的東西都帶走,然後順便塞了幾瓶珍釀用衣物打包起來。

「就這些?」一早,傲麒依照約定時間來接藍璟,當他不費吹灰之力將桌上那一包堪稱為布袋的行李甩上肩膀之時,在場的侍僕皆暗笑不已。

藍璟嘖了聲,連忙打發他們出去,他就是沒常識不行嗎?雖然這麼一大包連他自己看了都覺得汗顏,不過出門在外本來就沒有家裡舒服,未雨綢繆總比屋漏偏逢連夜雨要來得強吧?

「不錯了,比我想像中要來得少。」傲麒笑著安慰他道。

「氣死了,連阿麒都笑我!」

「是真的,設想周到也未嘗不是好事。」

由於聽不出是褒還是貶,藍璟索性放棄繼續追究這個問題。就在倆人連袂出了房門,且一切都進展得十分順利之際,在前往馬廄的路上,傲麒突然停下了腳步。

「真的不需要向宗主辭行嗎?」

「反正去了也見不到人。」

「怎麼說?」

「小叔叔讓人帶話,說是受不了我抱著他哭哭啼啼的窩囊樣,所以決定上雲月山觀日出,要我別去打攪他……」藍璟邊說邊想像藍逸秀在下人面前說話的嘴臉,臉部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傲麒看了藍璟一眼,淺淺笑道:「如此聽來,璟少爺似乎又在宗主面前失態了?」

「哪有!全都是他自己在幻想!我什麼時候抱著他哭哭啼啼了!說不定是他自己離情依依,故意找個地方躲起來偷偷拭淚。」

「這也不無可能。」

見傲麒頓了一下,藍璟顯然有些錯愕。「阿麒…你是認真的嗎?」

「天下父母心,璟少爺遠行在即,宗主若為此而傷懷,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藍璟直呼不可能,「小叔叔他巴不得我翅膀趕快長硬,好讓他可以早早卸下這一身重擔雲遊四海去,才沒有時間多愁善感咧!」

「都說只是推測,別這麼激動。」傲麒淡淡一笑沒再說什麼,只是不經意掃過藍璟的目光,總有種說不出的欣慰。

雖然不知道當年的決定到底對不對,不過襁褓中的嬰兒如今已經平安長成翩翩美少年,藍淵倘若地下有知,也該瞑目了。

待兩人到了馬廄,嘶嘶長鳴不絕於耳,藍璟認出柵欄內躁動的白影,一時喜出望外,便跑過去抱著馬頭直磨蹭。

「清風,一陣子不見,你好像越來越俊俏了!」名喚清風的白馬是藍璟專屬的坐騎,細雪般皎潔的毛色毫無一絲雜質,乃是萬中選一的名駒。由於當年還是小馬的時候便被傲麒帶回藍家,跟藍璟的感情可謂是相當深厚。

「別玩了,要準備出發了。」傲麒不動聲色地把藍璟抓回身邊,命人牽出坐騎將藍璟的行李及一干雜物打包上馬。

「阿麒,你的呢?」發覺只有自己那一個飽滿得教人臉紅的布袋被拋上馬背,藍璟禁不住疑問。

「我不用。」

「為什麼?」

「我既不怕冷也不會餓,沒什麼需要帶的。」傲麒答得理所當然,絲毫沒把藍璟的錯愕當回事,反而顧著安排人手確認狀況。

「呿,沒想到當凡人還真是麻煩……」藍璟嘀咕了句逕自上馬,正忙著交辦事情的傲麒回頭望見他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