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著頭皮往對方的胸膛前進,還未真正碰觸到,鼻尖便已微微感受到肌膚所散發出來的熱度,令人不覺跟著臉酣耳熱起來。

也許是覺得有些羞,蘇向槐索性閉上眼睛朝正前方一頭撞上,只可惜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吻對沈仲宇而言,根本構不成「KISS」的條件。

「你當我是小貓還是小狗?親得這麼沒誠意還不如不要親……」

「有親就好了不是嗎?是你自己說親一親就好了……」

「如果蜻蜓點水也算『親』的話……」

「怎不算,明明嘴巴就有碰到……」。好不容易有了突破性演出卻還遭受猛烈抨擊的蘇向槐蹲在地上忍不住嘀咕道,即使立場有些薄弱,但他好歹也算履行了承諾。

「我是說『親一親』,不是『親一口』,『親一親』怎會只是『親一口』呢?這次不算,你得再重來一次。」

「你又凹我!」

「這單純是就事論事哪能算是凹?誰教你偷工減料,你要是肯好好親,我會客訴你嗎?哎喲,說太多話了,胸口好像又開始痛了……」

「到底是痛真的還是假的?」

「沒關係啦,你不願意就算了,別管我了,反正痛一痛就過去了……」

「那怎麼行?讓我看看……」

「我說真的沒關係……」

「我又沒說我不肯!」

「欸?真的嗎?」

見沈仲宇又是皺眉又是西施捧心的,蘇向槐即使有天大的懷疑也只能暫且嚥下。他拉開他的手觀察他即將投身的戰場,發現頭上有兩隻眼睛正盯著他瞧時,面紅耳赤的他忍不住惡聲惡氣道:「把眼睛閉上啦!不准看!」

「好兇喔。」

「你到底要不要?」

「要!」沈仲宇從善如流,二話不說立即把眼睛閉得一絲縫隙都沒有。

看著面前坐得直挺挺的男人,蘇向槐又做了一次深呼吸。由於已經下定決心要好好「親一親」,所以即使再羞恥他也決定豁出自尊心。

唇瓣在親上胸膛的時候他刻意停留了幾秒,本來只是打算安撫了事,但汗水殘留的鹹味不經意滲入舌尖,讓他無意識舔了一口,再下一秒鐘,溫暖的鼻息已滑過乳尖,帶領他的唇輕輕覆上。

他跪在沈仲宇身前緊閉雙眼,大膽地伸出小舌沿著對方的乳暈細細舔舐,舌尖在擦過周圍那細小的疙瘩時,他好像感覺到了胸膛底下那異常的脈動,要是做到這種程度最後還是被嫌棄沒誠意的話,他只好放任沈仲宇痛死算了。

天啊,真的好丟臉,沈仲宇會不會覺得他這種行為是在挑逗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