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在蘇向槐小心翼翼的服侍裡,沈仲宇樂得連最後一絲矜持都棄守了整個人幾乎掛在他身上,這副「脆弱無助」的模樣看在不知情的人眼中,都忍不住投以同情的目光。

沈大哥是吃壞了肚子嗎?

莫名的,畢業旅行團中出現了這樣的謠言。

在被關切了幾次之後,沈仲宇在抵達房間之前都沒再與任何人四目相接,他暗自咬牙切齒了一番,他明明就是演出胸痛的模樣,怎麼看起來比較像胃痛嗎?這些人實在太沒有鑑賞才能了。還是他的向槐單純善良,是真心關心他的。

「還是很痛嗎?你再忍一下——」好不容易來到房門口,蘇向槐一手架著他的胳膊一手掏出磁卡來開門,才聽見嗶地一聲,他已側過身去用力把門撐開,火速把沈仲宇和行李都送進房裡之後,又急著跑去打開所有的電燈。

「趕快把衣服撩起來讓我看看!」

「呃…已經沒那麼痛了……」沈仲宇站在房間中央揪著衣服要掀不掀的,蘇向槐以為他是愛面子不好意思承認,二話不說便撩起他的T恤湊了過去。

「是這裡在痛嗎?」就著昏暗的燈光,他伸手摸上沈仲宇左邊的肋骨試探性地問道,因為沒有傷口也判斷不出紅腫的部位,他只能眼巴巴等待當事者的回答。

低頭對上那雙焦急的眼神,沈仲宇突然有些罪惡感了,他猶豫了幾秒擠出一絲苦笑,心想這次玩太大了,要是沒收拾好的話,蘇向槐肯定再也不會理他了。

「你別這麼緊張,我都說沒這麼痛了。」拉起他擱在肋骨上的手送到嘴邊吻了一下,但蘇向槐可沒這麼好收買。

「我知道你是怕我擔心才故意這麼說的,你剛不是痛到連路都走不了了!」蘇向槐垂下眼簾,難掩自責道。

見他情緒激動,沈仲宇明白事已至此已是騎虎難下,索性也只能假戲真做。為了緩和氣氛,他半開玩笑道:「那是剛剛,現在真的已經好多了。如果你還是不相信的話,乾脆我把衣服脫掉讓你好好檢查一下?」

「好。」

沈仲宇挑了下眉,這麼爽快的蘇向槐說真的還是第一次見,他原因不明地嘆了口氣,抓起T恤下襬想往上脫時,又中途垂下手臂。

「怎麼了?」

「手臂往外撐開時有點痛……」他伸手環住脥下露出困惑的表情,蘇向槐像是聯想到什麼,心裡一急直接把他按坐在床上。

「你把手舉起來,我幫你脫!」

「那怎麼好意思?」

「沒關係,畢竟是我害你受傷的,還是確認一下比較保險。」

於是心魔戰勝了良知,在可愛又認真的戀人面前,沈仲宇最終選擇了順從。

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他半推半就地坐在床上,活像個乖巧的小學生似的,高舉雙手,讓蘇向槐替他扒掉身上的衣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