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槐。」

「嗯?」冷不防的眼前閃過一道黑影。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沈仲宇已經扣起他的下顎覆上他的唇。他愣了幾秒,才想起要推開他。

「你、你幹什麼?」蘇向槐面紅耳赤捂著嘴,說不上生氣但也不禁覺得他的行為過於輕率,要是被同學看見了該怎麼辦?

沈仲宇笑道:「放心,我都偵查過了,四周一個人都沒有。」他雙手插在短褲口袋裡,倒顯得一派愜意。

蘇向槐東張西望了下,發現他們的確是殿後的,才暗暗鬆了口氣。「拜託下次注意一下場合,你嚇到我了。」

「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嚇你,但就突然很想吻你——」

不愧是臉皮厚到子彈都打不穿的沈仲宇,虧他還能一本正經地講出這種話來,蘇向槐光是聽著,都覺得耳朵紅得都快冒煙了。

「就算想也不能真的做啊!好險沒被人看見……」

「要是真的被看見了,我們就公開吧。」

「蛤?」

「告訴大家我其實是你的男朋友,反正這件事也不是秘密了。你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很爛。」

沈仲宇笑著捏了捏他的鼻子,早就料到他會是這種反應。

「你就這麼在乎人家知不知道嗎?」

「也沒有啦,我隨便說說的而已。」

「才怪。」

直直望入的眼神執著而不容許一絲欺騙,沈仲宇拗不過他,撓撓頭,難得露出困窘之色。「老實說,是有那麼一點點……不過只有一點點,你也別太在意……」

他笑了笑,打算輕描淡寫地把這個話題帶過。大概是南台灣的太陽太大毒昏了他,一個小女孩的無心之言竟也能讓他這個身經百戰的情場浪子第一次對自己的信念產生了質疑。

明知向槐心裡有他,但當他無意識迴避與自己的親密,甚至把目光投向其他女孩的時候,他還是不免有些失落。也許要一個人全心全意心裡只裝著自己,是場奢求吧?

摸了摸蘇向槐的臉,忍住第二次吻他的衝動之後,沈仲宇雙手交叉腦後抄前而行,蘇向槐站在原地沒動,只是凝望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發現他沒跟上,沈仲宇停下腳步回過頭來。「不是說快要遲到了嗎?你還站在那兒幹嘛?」

「我很在意……」

「什麼?」

「我說我很在意我讓你覺得難受了……」蘇向槐低著頭,雖然後半句說得特別小聲,但該聽見的,沈仲宇一個字也沒漏掉。

「還有我希望你知道……你在乎的,我也跟你一樣在乎……所以……請你相信我……」

蘇向槐抬起頭來,眼神沒有一絲的遲疑。不需要把話說白,他相信沈仲宇會明白的。

有幾分鐘,他們周遭就只剩下海浪的聲音。蘇向槐看著沈仲宇微微揚起嘴角,一如以往地對他伸出了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