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不累?」

蘇向槐搖搖頭,對著迎面走來的沈仲宇揚起嘴角。

接過他遞來的毛巾擦了擦汗,盡在不言中的默契讓他們相視而笑。雖然打贏女生不怎麼光采,但藉運動出了一身汗,不僅囤積在體內的倦怠感一掃而空,就連早先憂鬱的心情也跟著舒朗不少。

許久都不曾像現在這樣心無雜念,眼中就只剩下排球這般單純了,下場打這場比賽的收穫實在出乎意料。

「讓你在旁邊等真不好意思,會不會很無聊?」

「怎麼會,難得有個重新認識你的機會,我可是相當樂在其中。」

「嗯?」

「平常看你總是文文靜靜的,沒想到跑起來的時候,整個眼神都不一樣了。」

「哪有什麼不一樣?不就是追著球跑而已嗎?」

沈仲宇笑道:「就算只是追著球跑也得接得到才行呀。不知道你會打排球,也很驚訝你居然打得還不錯,雖然現在說有點遲了,但還是恭喜你打贏了比賽!」

「你這是拐著彎在調侃我勝負心太強嗎?你是不是也覺得我應該對女生放水……」蘇向槐扁了下嘴,果然被認為是小心眼的男人了,他才不是因為被球砸到才非贏不可的。

「也?」

「就許人傑呀,剛比賽一結束他在我耳邊嘮叨了好久。」

「有什麼好嘮叨的?」

「大概是怕對方生氣吧?畢竟是第一次見面,總想著給對方留下好印象吧?」

「那你呢?就不怕對方覺得你沒風度嗎?」

「我覺得全力以赴才是對對手的尊重,要是選擇性的留一手,反而會讓對方覺得你居心不良吧?」

「說得好,全力以赴才好。所以我是肯定你的鬥志,絕不是調侃。」

「你這見風轉舵的傢伙——」

沈仲宇笑而未答,討好似的撈起他頸邊的毛巾替他拭乾鬢邊的汗水。

「算了,說不過你,不說了。」不懂沈仲宇在高興些什麼,但見他心情好,蘇向槐也跟著揚起了嘴角。

「走吧,差不多要集合了!」

「下一站去哪兒?」

「跟著我走就對了。」踩過白砂並肩而行時有風徐徐吹來,蘇向槐趁著涼意盡情伸了個懶腰,沈仲宇看他舒服得瞇起眼睛,突然覺得這張放鬆的表情好生懷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