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槐!」「天啊一定很痛!><」「妳們出手也太狠了,是卯足了全力在打嗎?」「哪有啊!接不了的話白痴也知道要閃不是嗎……」「別吵了,先把人扶起來再說吧!」
七嘴八舌聚攏過來的人群像烏雲般罩住了蘇向槐,讓他在頭暈之前便先感到呼吸困難。

「還好嗎?」「痛不痛啊?」

面對此起彼落的關切,他摀著額頭只覺得糗到不行,原想傻笑敷衍過去,無奈頭還有些昏,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之際,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已經穿越重重包圍將他扶起。

回頭一看,他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適時到來的懷抱讓他下意識想往對方懷裡靠,但才剛萌生依賴的念頭,理智又讓他在下一秒鐘選擇和他保持距離。

「我沒事啦!我可以自己站。」抬頭又給了個笑,有些蒼白有些心虛,蘇向槐推開腰上的手,故作輕鬆地對著大家說道:「哈、哈哈,這一球扔得還真準!差點就被砸暈了!」

「還有心情開玩笑?額頭都腫起來了,先找個地方冰敷一下吧?」沈仲宇不假思索撩開他的瀏海跟著皺起眉頭,四目相對的剎那蘇向槐愣了一下,居然臉紅了。

「不用啦,先打完這局再說!」他手忙腳亂地把瀏海往前撥硬是婉拒了沈仲宇的關係,咧嘴一笑後便吆喝大家各自回到位置上。

「向槐……」

「我沒事啦!」

蘇向槐背對著他揮了揮手,沈仲宇站在原地沒動默默看著他走掉,直到裁判要清場了,他才意興闌珊地退到場外。

人群散開後獨見珊珊臭著張臉踢起砂子,在這之前,李文華曾經走過去跟她說了幾句,但過不了一會兒便鐵青著臉走開了。

「不是妳邀的球賽嗎?怎麼主辦人自己半途而廢了?」橫豎閒著也是無聊,沈仲宇對著同樣站在場邊的珊珊開口道。雖然美女在旁,但仍不忘注意著球場上的一舉一動,就怕蘇向槐又有個差池。

「砸到人之後也不好意思再下場了,但我不是故意的……」珊珊可愛地吐了下舌頭。

「下次小心點就好,幸好向槐沒受什麼傷。」

「被排球砸到頂多紅紅的而已不可能會受什麼傷啦,待會兒我去路邊攤買罐冷飲給他冰敷一下,很快就會消腫了。不過我想他應該已經沒事了,瞧他在場上這麼生龍活虎,對著五個比基尼辣妹,相信就算被十顆排球砸到也不會感覺到痛吧?」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沈仲宇抱胸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在妳眼中男人都這麼膚淺嗎?」

「蘇向槐我是不知道啦,不過男人我見的可多了,好比說——沈大哥你看,許人傑那兩眼發直一臉色瞇瞇的模樣,不曉得是看上誰了?」

沈仲宇不動聲色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映入眼簾的,是存在於年輕男女之間再尋常不過的試探。他玩味一笑,卻也忍不住在意起蘇向槐眼中的景象。

在他所缺席的世界裡,他也和他的同學一樣本能地追逐著異性的身影嗎?倘若他從未插足他的人生,他或許就不會輕易撥開那隻關懷他的手,也不會因為一點不經意的親暱行為,而在公開場合感到彆扭了。

聽著珊珊在旁說長道短,本就不甚輕快的心情不知為何竟變得煩躁起來,不想費神去聽偏偏心裡又鼓譟個不停,儘管如此他還是忍耐到比賽結束,在蘇向槐回頭看見他之前重新打起了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