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路程讓精神終於有些放鬆的蘇向槐打起瞌睡,見他隨著巔簸的路況抱著胸頻頻點頭,沈仲宇淺淺噙起嘴角,順手托過他的頭讓他靠在自己的肩上,再和諧不過的畫面讓附近的女孩忽然釘住了視線,直到鄰座的學長開了包洋芋片問她要不要吃,她才連忙收回目光假裝若無其事。

「妳在看什麼?」

「沒有啊。」

「可是妳的臉都紅了欸。」

「還不是因為車裡太悶了!」

「會嗎?」

「會不會要看跟誰坐!」女孩抓了一把洋芋片往嘴裡塞,含糊不清的,不曉得是嘴邊的說法還是心裡的答案。

李少華不甘示弱頂了回去,但她卻一個字也沒聽進去。機械式吃著洋芋片的她,整個心思都繞著方才的畫面打轉。

她在臉紅心跳個什麼勁?

不過是兩個人靠在一起睡而已,值得這般大驚小怪嗎?

話雖如此,眼尾餘光還是忍不住朝隔壁走道瞥去。

的確,誠如學長所言,那個叫向槐的男生無論是長相還是作派都是令人無法討厭的類型,但,究竟是怎樣的交情能讓沈大哥的眼神如此專注?彷彿眼中只剩下他一人似的,再也看不見其他人的存在。

她看在眼底有點不是滋味,但比起嫉妒更多的卻是落寞。

從國中到現在她交過不少男朋友,但試著搜索回憶,她卻想不起來有哪個人曾經好好看過她。

「怎麼了?」

「我不小心睡著了。」

「有什麼關係?」

「沒流口水在你身上吧?」

「有的話也——」笑著握住蘇向槐下意識去抹下巴的手,沈仲宇側過身去,寬闊的背影恰恰擋住了女孩的視線。

雖然沒有偷窺的癖好,但彼此之間就只隔著一條走道,實在很難不去在意。是真的很要好吧這兩個人……

要是一男一女的話大概會被誤認為是情侶吧?回頭看看身邊的伴,她不免嘆了口氣,不是非得要有個男朋友不可,而是在這種社交場合裡,一個人只會顯得自己很孤單可憐,因此她才會急著想抓住一根浮木,偏偏這根浮木似乎已經決定了自己的流向。

學長說她條件不好,她果真連個男人都比不上嗎?

她拿出粉餅盒補妝,鏡中的倒影映出完美無瑕的妝容,卻也不小心映出隔壁和樂融融的兩人。

沈大哥不知道附在那個向槐耳邊說了些什麼,只見他突然推開他,貌似生氣卻又脹紅著臉,表情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