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鐵大廳跟丟了沈仲宇的女孩怏怏不樂拎著行李上車,李文華沿途跟著她,眼見她一路東張西望不斷錯過空位,終於也忍不住出聲了。

「珊珊,再走就到車尾了——」

「沈大哥!」喜出望外的女孩快步走了過去,心想他倆就是特別有緣。她兩手一舉把行李放到沈仲宇上方的行李架,也不管自己的莽撞差點肘擊了背後尾隨而至的李文華。和沈仲宇打了聲招呼後,她興沖沖地開口道:「我跟你換位子好不好?你剛應該還沒睡飽吧?」

過了好幾秒,蘇向槐才發現女孩發話的對象是自己。見沈仲宇始終不表態,他抬頭給了個苦笑,「謝謝妳的好意,不過我已經睡飽了。」

「那……」

「妳還是跟文華一起坐吧?快點就定位吧!車要開了。」帶著笑臉的提議是再明顯不過的婉拒,女孩失望地坐到隔壁排,本來以為沈仲宇會因此安慰她幾句,但他從頭到尾都把她當成空氣,在她轉身離開之後又和蘇向槐談笑風生,彷彿不久之前在高鐵上的親切溫柔全是她自己幻想出來的。

女孩抓著手提包不滿地鼓起了腮幫子,鄰座的李文華瞥了她一眼,卻見她的視線異常執拗地緊緊鎖在隔壁的沈仲宇身上。

「妳幹嘛?」

「哪有幹嘛?」

「幹嘛死盯著向槐的朋友不放?妳有這麼飢渴嗎?」

「我、我哪有啊?你不要亂講……」女孩慌忙收回目光,但聽李文華發出幾聲竊笑,讓她一時惱羞成怒,拿起手提包往他砸去。

「哎喲,說實話也不行?妳的個性真的很差欸!難怪下一個真命天子遲遲不出現!」

「關你屁事!」

「是不關我的事。不過我勸妳最好別再去騷擾他們了!我看妳也不是沈大哥喜歡的類型,還是保留點女性的矜持吧!」

「你又知道他喜歡什麼類型了?」

「我是不知道,不過單憑同樣身為男人的直覺,我敢肯定他喜歡向槐肯定比喜歡妳多一點。」

「那你呢!也是喜歡他多一點嗎?」沒聽出絃外之音,純粹只是因為不甘心被比下去,女孩毫不留情賞了他幾顆粉拳,所幸拳拳都在擊中要害之前被及時攔住了。

「向槐人是不錯啊,至少不像妳這麼潑辣——」李文華笑得很無奈,雖然拿蘇向槐和女孩子相比對本人有些失禮,但當務之急是斷絕珊珊對沈大哥的妄想。

對於已經有女朋友的人,他是不建議珊珊再去主動追求的。更何況那個沈大哥左看右看都不是她能攻陷的角色,在她丟盡顏面之前,他是該善盡學長的義務勸她回頭是岸。

隔壁排的騷動稍微引起了蘇向槐的側目,李文華有些難為情地朝他點頭示意,但見他給了自己一個無邪的微笑,讓他不免又對先前的發言燃起罪惡感。

不過像向槐這麼友善又無害的人,實在很難讓人不對他擁有好感。但願珊珊別再去招惹他們倆了,他可不希望這趟畢業旅行留下什麼不好的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