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月台到了集合地點,看著認真工作的蘇向槐對沈仲宇而言也是種新鮮體驗,平常他是不太讓他到打工的地方去找他的。

交往以來同居以來,尤其是在Dionysus的誤會之後,蘇向槐為了讓沈仲宇放心非常慎選他的打工環境,也因此才能維持經濟獨立,不至於應驗Jimmy的預言成為被包養一族。

沈仲宇靠著行李拉桿在一旁充當觀眾,在蘇向槐忙著點名的時候他掏出手機check e-mail,反正閒著也是閒著,絕不是因為他是個工作狂,只不過閒著的也不只他一個,好不容易才打發走的珊珊,又再度撇下她的旅伴黏了過來。

「沈大哥,你好專注喔,在看什麼?」

「沒什麼。」趕在珊珊瞥見螢幕內容之前沈仲宇收起手機,但卻已經阻止不了她的好奇心了。

「你有Facebook嗎?跟我講一下你的帳號,我加你。」珊珊說著說著也拿出她的手機,沈仲宇微微一笑,視線卻追著蘇向槐跑。

「我沒有。」

「怎麼可能?」

「就真的沒有,工作太忙了。」

「你已經在工作了呀?是做什麼的?」

「就一般的業務人員。」見蘇向槐逕自往出口走去,沈仲宇趕忙拉著行李跟上,這小子要他和他的同學一起走還真的就不管他的死活了,好歹也應該回頭招呼他一下不是嗎?

「喔…那你要常常去找客戶推銷產品嗎?看你忙成這樣連Facebook都沒有,做業務是不是很累呀?」

「也還好。珊珊,去叫一下妳男朋友吧,要上車了。」

「他才不是我男友,只是社團學長而已。沈大哥,我待會還可以坐你旁邊嗎?我還可以教你用Facebook喲。」

「妳還是按照原來的位子坐吧!」在巴士的車門前,沈仲宇刻意停在蘇向槐面前,只是他一看見他們倆到來便刻意轉頭去與司機說話,一股說不出的鬱悶頓時湧上心頭。再加上狀況外的珊珊窮追不捨,始終找不到機會和蘇向槐獨處的沈仲宇終於失了幾分好口氣。

「為什麼?」

「因為妳是和妳學長一起來的,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妳的旅伴,妳是不是應該尊重他一下?」雖然這句話是衝著珊珊說的,但卻成功捕獲了蘇向槐的注意力。

不經意迎上的眼神在空中交會了幾秒鐘,沈仲宇收起拉桿把行李交給司機,便一把攫住蘇向槐的手臂將他推上車。雖然搞不懂他在生什麼悶氣,但他覺得他其實才是受委屈的那一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