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當他從位子上站起來時,迎面而來的許人傑像是發現什麼新大陸似的,熱情不減地對他招了招手。「正要找你呢!來一下。」

「什麼事?」他撇撇嘴,經過沈仲宇身邊時,他竟忙得連抬頭看他一眼的餘裕也沒有,撲克牌真有這麼好玩嗎?女孩清脆的笑聲在他走遠之後依然依稀可聞。

他待在另一個車廂和許人傑討論下午的行程以及晚上的住房事宜,等他得以抽身回到座位上,已經又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此時牌局已散,但女孩仍坐在他的位子上拉著沈仲宇說東扯西,他從頭到尾微笑以對,一點不耐煩的表情也沒有。

聽著此起彼落的笑語不時從隔壁竄出,蘇向槐簡直悶到了極點,他側身面向窗外,睡意是一點都不剩了,除了發呆,他也想不出其他打發時間的法子。

雖然很清楚沈仲宇不可能會和對方擦出什麼火花,但正因為「無知」所以才更氣人,女孩可以光明正大對他示好,而他卻只能躲起來生悶氣,假裝自己很大方。

他其實也不是氣那個女孩,他只是不想其他人佔據沈仲宇的目光,可是如此小家子氣的行為他又怎麼敢讓沈仲宇知道?

在前往左營站的路上,蘇向槐再也沒有回過頭來,他盯著窗外飛掠的風景放空了意識,直到到站的廣播聲響起,他才在李文華的提醒下回過神來。

起身準備下車時,他感覺到旁邊有股視線一直盯著他瞧,但不知為什麼,他卻選擇了迴避。

高鐵一停妥,女孩走過來拿走了架上的行李,和李文華打了聲招呼後,在眾目睽睽之下,理所當然地挽住了沈仲宇的手。

一旁的蘇向槐不由得瞪大雙眼,在那一刻,他突然覺得自己輸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