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那個男的是你朋友嗎?」

蘇向槐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沈仲宇正在洗牌,和他的同學們似乎處得頗為融洽。「是啊,怎麼了嗎?」

「他有沒有女朋友?呃、是珊珊要我幫她問的啦!」

「珊珊?」

「就是剛跟你換位子的那個女生。」李文華刻意壓低音量道:「她千叮嚀萬囑咐我,等你過來時一定要問你。」

「她問他幹嘛?她不是你女朋友嗎?」蘇向槐原本無意打探個人隱私,但一想到換位子背後的理由不再單純,心頭不禁有點堵。

「才不是,她只是我社團的學妹,因為聽說我們班畢旅要去墾丁五天四夜便一直盧我,我拒絕不了最後只好帶她來了,她又不是我的菜。」

「是喔。」

見蘇向槐一臉不以為然,他又忍不住做了多餘的補充。「我喜歡文靜一點的,像她這麼外向的我可罩不住……」

「所以你才假裝看書在逃避她嗎?」

「這麼明顯嗎?」

「是挺明顯的。」

李文華撓撓頭,乾笑了下。「她啊,因為剛分手情緒很Down,我想說日行一善帶她出來走走轉換一下心情也不錯……所以……你朋友到底有沒有女朋友?」

「有啊。」蘇向槐淡淡地回道。要不是知道沈仲宇只喜歡男人,他還真無法釋懷。

儘管如此,對於自己的男人被別的女人虎視眈眈,他還是無法平常心以待,等會兒就跟她把位子換回來吧?就算她不會對自己構成威脅,他潛意識裡仍希望待在沈仲宇身邊的人是自己。畢竟這是他第一次邀請他參加自己的活動,獨屬於他們倆的回憶,由他一個人來製造就夠了。

「我猜也是,他條件看起來那麼好,也不可能沒有……等珊珊回來我再跟她說吧!讓她早點死了這條心!」

李文華才這麼一說完,隔壁走道突然爆出一聲驚呼,聲音大得大概連車尾都聽得見。

「厚,怎麼又是你贏啦!都不讓人家一下——」

「哇靠沈大哥,你的牌運會不會太好了?含這把在內,已經連贏第三把了欸!幸好跟你沒賭錢,不然不就輸到脫褲了!」

「下一把再贏的話晚上我請大家吃飯!」

「耶!沈大哥最棒了!」

甜膩的「沈大哥」讓蘇向槐的臉色有些鐵青,第一次見人家輸牌輸得這麼開心的,雖然拿了一手爛牌很值得同情,但有必要整個人都靠過去嗎?

蘇向槐很想當作沒看見,但女孩撒嬌也似的低語卻逼得他不得不拉長耳朵。

當李文華對熱鬧的鄰居抱以好奇的眼光還不斷和他分享時,眼角餘光不小心入鏡的畫面已經無法讓他若無其事。

穿著削肩T恤的女孩胸口開得有點低,正酥胸微露貼著沈仲宇的肩膀和他交頭接耳。這次的遊戲規則似乎又改了,一對二,她和沈仲宇一組,打起了指導牌,他當下頓時有股衝動想和對方把位子換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