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北到高雄不過短短一個半小時的車程,但同學都很懂得利用空檔,當專屬於兩人世界的雅座被體貼的發明翻轉過來,便意味著「清靜」二字已經離你很遠了。

「向槐,我有帶撲克牌來,要不要玩?」

「可是我想——」蘇向槐剛調整好椅背角度準備躺下來,同學已經七嘴八舌爭執了起來。

「都什麼時代了還在玩撲克牌?我有帶平板電腦來,可以對戰!」

「高鐵3G又不穩對個屁!」

「誰說一定要連線才能玩!也有離線能玩的Game好嘛!」

偌大的空間,1+1便足以製造出菜市場的效果,見他們你一言我一語互不相讓,蘇向槐只能回以苦笑,向沈仲宇投以抱歉的目光。

不曉得他會不會覺得他們很吵呢?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沈中宇已經笑著伸出手去拿牌,甚至還當起了莊家。

「我陪你們玩吧?向槐昨天打工很晚才回來,讓他瞇一下吧。」

情人的貼心讓蘇向槐鬆了口氣也抱予感激,幸好他有跟著來,否則他還真拙於應付這種場面。

「我可以加入你們嗎?我也想玩!」隔了一條走道的女生忽然探出頭來,蘇向槐不認識她,只是好奇看了她隔壁的人一眼,是李文華的女朋友嗎?

李文華是他的同學,這個車廂幾乎都被他們班包圍了,但見他一臉無動於衷,而女生已經跨過他飄到他們面前了。

「文華一直在看他的小說,我一個人好無聊喔。你如果沒有要玩牌,我可以跟你換位子嗎?」

蘇向槐心想與人方便也沒什麼,才興起讓座的念頭便讓沈仲宇不著痕跡按了回去。

「妳要不要跟妳朋友換一下位子坐到外面來?」

「可是隔著走道聊天不方便,也看不見你們丟什麼牌,這樣不好玩啦!」女生對著沈仲宇嬌嗔道,對面的兩位同學基於歡迎美女參賽的立場,也加入勸說的行列。

眼見自己即將成為眾矢之的,為了不讓沈仲宇為難,蘇向槐給了個笑臉後,便自動自發換到李文華隔壁去。

「還是換一下吧!反正只是睡覺而已,坐哪兒都沒差。你們四個好好玩吧!」








--
好久不見!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