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蘇向槐甚少在家中提及學校的事,在他的主觀印象裡,陳麟這個旁系的同學兼前室友反而比眼前這群人還要具有存在感。

以為他總是獨來獨往,但或許他沒他想像那般孤僻內向,想必在班上人緣應該也還算不錯吧?要不然又怎會當選畢代?

沈仲宇為自己的大驚小怪感到好笑,留意到蘇向槐的同學朝他投來好奇的目光,他適時收斂神情,友善地伸出手。「你好,敝姓沈,你可以叫我沈大哥。」

「呃、你好…我是許人傑……我還以為你會帶女朋友來……」許姓同學撓撓頭伸出手回握,難掩尷尬地對蘇向槐說道。

「沒有啦,他是我朋友,剛好有空就陪我來了。我們班的人都到齊了嗎?」蘇向槐探了下頭輕描淡寫,只見同學們陸陸續續靠了過來,其中有幾張陌生的臉孔,應該都是所謂的「家眷」吧?

他看著有點羨慕,但也想不出來有什麼比「朋友」更適合拿來介紹沈仲宇,但願他不是太會記恨的人。

「剛點了一下都到齊了,你們還是最晚到的……」聽著附近的女生已經不算小聲的竊竊私語,據說是現任班代的許姓同學笑容有些牽強。

他本來是想藉這次旅行和班上還單身的女同學多攏絡一下感情,未料半途卻殺出這麼一個光芒四射的大帥哥,要是他再和蘇向槐雙劍合壁的話,他壓根兒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話雖如此,既然同班四年都毫無斬獲了,他也不奢望短短幾天內會有奇蹟發生在自己身上,一這麼想之後就釋懷多了。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該下去月台了,有人已經先上車了。」他走了兩步又忽然回過頭來,見蘇向槐兩手空空在和其他同學說話,一手拖著行李箱的「沈大哥」也很體貼地拉著他的手腕引導他往正確的方向走。

他嘆了口氣,尾隨兩人的背影踽踽而行,本來想說蘇向槐腳傷初癒發揮一下同學愛替他提行李的,不過如今看來似乎也沒這個必要了。

真好,大家都成雙成對的,只剩下他一個人是形單影隻,連任四年的寂寞班代,讓他突然有股想高歌「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衝動。





--
CWT31【十年】首賣情報

http://pinsinstudio.com/2012summer/activity.html

8/11~8/22 台大體育館3F
平心工作室:A24 PINSIN

首賣價:NTD500

歡迎大家踴躍參觀。現場也有其他老師的大作可以購買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