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最近生活不如意,壓力大了點,所以--(合十一拜)







以為自己年輕力壯摔個跤沒什麼大不了,但隔天一早蘇向槐卻差點下不了床。

雖然用膝蓋想也知道下不了床不應該全部歸咎於車禍,不過在被抱在腿上疼愛了一夜之後,他實在已經沒有勇氣去追究。

睜開眼睛時沈仲宇還在睡,他輕輕搬開他環在腰上的手,吃力地坐起身子。

不記得情事是何時結束的,但兩腿之間的異物感還在,即使攏起了膝蓋,被狠狠貫穿時的火辣仍讓他在事後回想起來,忍不住感到顫慄。

沈仲宇從來都不是不懂得克制的人,肯定是他昨晚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才會讓他一時失了分寸。

甜蜜的負擔讓他皺起眉頭,有些泛疼也有些虛軟的下肢讓他光是起床便耗掉一半力氣。原以為倖免於難的上半身如今連舉手都有困難,看來昨晚擦撞柏油路的後遺症已經開始顯現了。

「唔…你怎這麼早就醒了?」

「不早了,都快八點了。」

因騷動而醒來的沈仲宇,睡眼惺忪的他一看見背對著他坐在床邊穿衣服的蘇向槐,直覺便伸長手去撈。習慣所養成的無知,在聽見那聲不知是驚呼還是吃疼的悶哼才趕忙鬆手,從床上跳起來關切他的傷勢。

「還好嗎?抱歉…我一時忘了……」懷著愧疚的心情在戀人單薄的肩膀上落下一吻後,沈仲宇輕輕把人摟入懷裡。

雖然不確定背上的瘀血擴散和他有沒有關係,但他昨晚已經盡可能節制力道了,沒想到還是無可避免對他造成了傷害。

凌晨放開他的時候兩條腿都還在發抖,他知道自己要得太多,可是對他的身體總感覺不到饜足的時候,更何況昨晚意外的告白讓他一時樂昏了頭,最後連體恤傷患的唯一一點良知也給泯滅了。

「還好…我想去洗個澡……」肩上的親吻明明不摻一絲情慾卻讓蘇向槐感到臉紅心跳。或許是男人的體溫還有部分殘留在體內的緣故,僅是被他的雙臂包覆著,他便覺得炎熱起來,被抄起大腿深深頂弄的時候沈仲宇的身體也是這麼熱。

因為他兩光的手法而鬆脫的保險套在戴上去不到幾分鐘便被扯掉扔到地上,沈仲宇扣著他的腰一路攀上巔峰,在他受不了把他的下腹搞得一片黏膩時,他也在一聲粗喘過後滾燙地射在了裡面。

雖然在驚覺這個事實時沈仲宇有些懊惱,但那也只不過是短短幾秒鐘的悔悟。

輕聲說了句抱歉,沈仲宇笑了笑抱著他擁吻,直到深陷的分身又精神起來,他又不得不攀住他的脖子,夾緊他的腰聽憑它在體內滑動。

放縱的性愛如今回想起來仍不免渾身冒汗,蘇向槐好不自在地掙開他的懷抱想躲進浴室洗去一身情痕,但地板都還沒踩穩,便有人搶先一步下床直接將他攔腰抱起,嚇得他哇哇大叫,差點沒在那張俊美無雙的臉上留下紀念品。

「別亂動,小心摔下去。」

「我可以自己走!」蘇向槐翻了個白眼,總覺得自己活到這把年紀還讓人抱來抱去很不像話,更不像話的是這個人抱他像抱包米袋似的輕鬆,他自認自己再不長肉也不至於輕到能讓人輕而易舉抱起的地步。

「反正我也要去浴室刷牙洗臉,順便。」

「那洗澡——」

「你不介意的話當然也可以順便。」

「我當然介意!」

「可是我不介意啊。」沈仲宇抱著他進浴室,在用後腳把門關上時,笑得牲畜無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