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那個…要不要我幫你?」

「幫什麼?」沈仲宇挑了下眉,見他的臉紅得像是隨時都會冒出蒸氣似的,他一時玩心大起,彎下腰抬起他的下巴,以著差一點就吻上的距離又輕聲問了一次。

「你要幫我什麼?」

近在咫尺的欲望讓蘇向槐根本無法正視沈仲宇的眼睛,他垂下眼簾,帶著忐忑的心跳吞了吞口水。

「說啊,你要幫我什麼?」

「幫…幫……」蘇向槐眼神閃爍,抓著他衣角的手指緊緊地揪著,短短的一句話卻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像是」終於讀懂了他的心意,沈仲宇拉著他的手摸上自己胯間的隆起處,但蘇向槐卻像是被什麼燙著似的,花容失色的火速把手抽了回去。

「啊、原來不是啊?抱歉,看來是我會錯意了。」第一個反應往往是最直接而且誠實的,聽出他的口氣難掩失望,蘇向槐也跟著結巴起來。

「唔、不…不是啦……」

「我知道不是。」沈仲宇揉了揉他的頭髮,強顏歡笑道。一次判斷失誤也就罷了,再執迷不悟下去就是趁人之危了。他的戀人在這方面本來就被動至極,他怎會天真的以為他會有轉性的一天?

「不是啦,我說的不是是……你並沒有會錯意……」大概是真的覺得太丟臉了,蘇向槐只好以行動取代話語,他伸手摟住沈仲宇把頭埋在他腰間,儘管最後那句話因為音量過小而有些含糊不清,但耳力甚好的某人卻一字不漏,都聽得清清楚楚。




--
右眼酸澀難忍視力模糊ing...O﹍Q (絕對不是因為被閃到的緣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