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進來…沒關係嗎?」好不容易才從那窒人的吻中掙出一點空隙,蘇向槐盡可能維持原姿勢不動就怕對男人造成更大的刺激。

擁有同樣的生理結構,他很清楚沈仲宇忍得有多辛苦,但遲遲見他未有進一步動作,他咬了下唇,還是厚著臉皮把話問了出口。

「當然…有關係……」雖然口氣明顯帶了點不甘願,但沈仲宇並不像以往那樣迫不及待地把他壓倒在床上,他只是埋在他頸間做了一個深呼吸,然後輕柔地替他把滑落的浴袍拉好。

出乎意料的舉動讓蘇向槐愣了愣,他扭過頭去看了他一眼,卻見他揚起嘴角像是笑給自己看似的。「不過這樣就好,本來就只是為了幫你舒壓才做這些事的……更何況你身上還有傷,我可不想你明天一早連醫院都去不了。」

「可是…我沒關係的……」稱不上失望卻也令人雀躍不起來的複雜情緒梗塞其中,蘇向槐倚在他懷裡低著頭小聲道。心裡雖然感謝對方的體貼,可他也不至於弱不禁風到一碰就碎的地步,頂多…頂多明天下床時可能得多花一點時間就是了。

像是真的無所謂似的,沈仲宇抽了幾張面紙替他把下身擦拭乾淨之後,便用浴袍把他包好摟在懷裡溫存。剛包紮好的傷口雖然貼了防水膠布,但打從一開始就不是貪圖這種便利,能不碰水還是盡量不碰的好。

替戀人打理完畢後他逕自起身下床,只不過腳尖才剛碰到地板,背後便被人拉住了一角,他回過頭去,只見蘇向槐一臉欲言又止,後來又不自在地逸開了視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