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當番外看吧!^^b





從胸口一直往下延伸,紅透而繃緊的下腹似乎正飽受情慾的折磨,平坦的胸膛因喘息而止不住起伏,蘇向槐像是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用著可憐兮兮的眼神向沈仲宇求救。

「這麼看著我是什麼意思?」緊緊夾住自己的緊致以及過分灼熱的體溫讓沈仲宇一度有股衝動想抽出手指換上別的,可是他並沒有這麼做,只是清了下嗓子,好讓聲音聽起來不那麼沙啞乾澀。

蘇向槐咬了咬唇,溼潤的眼眸怕是輕輕一眨就會掉下淚珠似的,但埋首在他頸間的男人似乎仍舊沉迷於追逐的遊戲,像是明知故犯似的,深深埋入的手指再一次提醒他關於這副身體的極限。

他單手撐在沈仲宇的大腿上挺起胸膛想多呼吸一點新鮮空氣,可是裡外催動的熱浪教他五內俱焚,發現對方似乎打定主意袖手旁觀之後,他只好自食其力,顫巍巍地握住抖動的性器。

「這種事沒什麼好害羞的,只要多練習幾次,自然就熟能生巧了。」見他終於有所突破,沈仲宇獎勵似的舔吻著他耳下的敏感地帶,平滑的肌膚上,微微泛起的疙瘩在這個時候更顯得精緻可愛,讓他忍不住想讓他渾身都沾滿自己的氣息。

「我一點…也不想、不想對這種事……熟練…好嗎!」知道推不開,也只能縮起脖子忍受他綿密的騷擾。

說他是為了賭一口氣也好,實在也管不了身後饒富興味的目光,蘇向槐套弄起自己的分身想盡快了事,但越著急就越不得其門而入,沈仲宇見他整張臉脹得赤紅,也許是不忍心見他為了無聊的面子問題把自己逼到絕路,他笑了笑吻了吻他的肩,便退出手指接替他笨拙的手,替他化解了第二次危機。

「需要我幫忙的時候開個口就好,對我不需要客氣。」像是對自己手上的戰績沾沾自喜,沈仲宇替他打出來之後還煞有其事地舔了下手指,蘇向槐不曉得是氣到還是累到說不出話來,一個晚上連射了兩次的他,活像是剛跑完馬拉松回來的選手,讓他只能大口喘著氣癱倒在早已準備好迎接他的懷抱。只是……雖然身體已經疲倦到不行,但他卻覺得似乎還少了點什麼。

內心深處莫名湧起的空虛以及飢渴感忽然讓他感到害怕起來,他吞了下口水,跟著縮緊的部位也讓他不由得起了雞皮疙瘩。

難道他的身體已經從習慣轉變成依賴了嗎?一思及此,他根本不敢回頭看沈仲宇。

只不過回不回頭其實選擇權並不在他手上,怔忡之間,他又被抬起下巴索吻。

這個男人是怎麼一回事?整個晚上只要接吻就夠了嗎?

儘管內心存在著疑問他也鼓不起勇氣問清楚,他溫馴地張開嘴讓沈仲宇的舌頭伸了進來,他想或許用不著他開口了,因為他正坐著的地方,那副灼熱且昂揚地頂住自己的硬物,並不如擁有者所表現出來的那般冷靜。







--
這短短的一集我改寫了好多個版本,總覺得似乎也寫不出更合適的了。: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