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文前的溫柔提醒:
我是「番外」!我真的是「番外」!拜託請把我當成「番外」看!XDDDD
還有剛剛居然把十四打成食慾。(沈老闆你餓了嗎?)











怔怔看著自己闖下的禍,喘息尚未歇止,背後的擁抱已經熨了上來,明明身上還穿著襯衫,卻阻隔不了驚人的體溫像團火球似的直撲他而來。

還沒想好怎麼收拾殘局,沈仲宇突然把他扛抱到腿上,騰空的瞬間蘇向槐一時失去重心,在一聲驚叫後,以著滑稽的模樣跌入他懷裡。

被牢牢摟住的時候雖然讓他鬆了口氣卻也讓他尷尬無比,大敞的衣襬讓他顯得十分狼狽,正想攏起雙腿掩飾糗態時沈仲宇又扳過他的臉索吻,然後趁他被吻到上氣不接下氣時,自作主張「移開」他受傷的左腳。

根據他當時的說法是「擔心誤傷」。

但只要他別若無其事地用著濡濕的手心握住他疲軟的半身,他們根本不需要擔心這種意外發生。

「不要了……不要好嗎?」蘇向槐求饒似的推拒著兩腿之間試圖重新點燃的火線,但沈仲宇只是吮吻他的耳垂含糊不清地又把問題丟了回去。

不管做了幾次依然生澀且緊繃的情緒著實好笑也教他倍感無奈,他一邊裝蒜一邊巧妙地避開他的傷處把他的左腿拉得更開,隨後便繞到大腿下側,連帶柱身底下相連的動情根源也一併給予深深的愛撫。

當痛楚與陌生的歡愉交雜而來,蘇向槐閉著眼咬住下唇弓起了背部。原以為已經發洩過一次的欲望到此就是盡頭,但在男人的步步進逼之下,癱軟的半身又逞強地抬起頭來,火熱而令人顫慄的渴望讓他像是受到催眠似的,在對方的引導下無意識的接手自瀆。

「對…輕輕的…握住它……跟著我……」沈仲宇包覆住他的手協助他紓解欲望,起初只是逗著他玩,沒想到情人會溫馴到這個地步,也沒想到純情如他在做這種事的時候,竟然意外撩起他的情慾。

半途垂落在肩頭的浴袍因故半掛在手臂上,近乎全裸的美景讓他不由得發出了聲嘆息,他低頭舔吻著蘇向槐滲出薄汗的頸項,在聽見他辛苦壓抑著喘息之時,他更有股衝動想要摧毀那條防線。

他貼著那柔韌的背順著敞開的衣襟撫進胸前,在蘇向槐苦苦追尋自我的同時也細細搓揉起那微微突出的顆粒。感覺到他在懷裡顫抖,他挨在他的耳畔輕言細語道:「向槐…我想聽你的聲音……可以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