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向槐急得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他用力抽回被沈仲宇箝制住的手想從眼前的窘境逃離,然而重獲自由的手連床單都還沒碰到,只覺得身下一涼,原本已經形同虛設的底褲此時此刻更像是被丟棄的垃圾一般,從大腿經過膝蓋,落魄地掛在小腿上。

「向槐,有件事其實我忍住不問很久了……就是你穿浴袍的時候,為什麼裡面還要穿四角褲?反正遲早都要脫掉的不是嗎?」當沈仲宇正經八百地提問時,他的手正握住他的要害上下擼動,蘇向槐制止他都來不及了,哪還有餘力回答。

他懊惱自己不該為了貪圖上藥方便而穿著只用一片布做成的衣服,天曉得沈仲宇誤會他多久了,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引誘他的打算,但為何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不知是因為過度忍耐還是瀕臨極限的緣故,蘇向槐泛紅的臉龐漸漸的有汗水流了下來,原本就寬鬆的浴袍也在幾番拉扯之下滑落到肩頭。

白裡透紅的肌膚流露出若隱若現的性感,沈仲宇著迷地舔吻著背上細細的汗珠,同步也加快了手裡愛撫的速度。

他很清楚他們之間不差那片薄薄的屏障,但在這之前,他想先讓蘇向槐得到快樂,而這份快樂他也自信只有他能給他。

「不、不要了、我好像快要——」

「快要怎樣?」沈仲宇抱著他親吻,像是很滿意他因自己而迷離的表情。

「嗚……」蘇向槐不知所措地扣著他的手想拉開他,但隨著下腹捋動的節奏越來越快,他也跟著粗喘起來,就在他覺得快要駕馭不住這股力量時,驀地身子一繃,他毫無預警地射在了潔白的床單上。




--
晚飯前最後一更,我要功成身退了!>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