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什麼?」沈仲宇拱起背把蘇向槐整個人往懷裡收,靠在他的頸肩慢條斯理地搓揉著勃發的性器。

禁不住他這般撥撩的蘇向槐癱在他胸前無力施為,只能張著腿聽憑沈仲宇引導他的手指深入那道溝壑。「沈…不、不要……」

沒想要,但身體卻不受控制,即使只是隔著布料撫觸著,在指尖不經意滑入,刺探之際,對於某種事物的飢渴感仍讓蘇向槐不由自主地緊閉雙眼。

他咬著嘴唇幾度壓抑住羞恥的聲音,沒想過自己會變得如此軟弱,那種感覺就像是快要失去自我似的,讓他無意識地往身後的男人貼近。

「到底是不要什麼?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沈仲宇忍不住笑,表情無辜至極,但卻面不改色重複著會讓蘇向槐脫口呻吟的行為。

他知道改變一個人的個性不容易,但他只是想要他對自己多點依賴,別什麼事都把你我分得那麼清楚,彷彿他隨時都可以從他的世界除名似的。

話說回來事實似乎也是如此,雖然交往了同居了做盡了情人之間會做的事,但蘇向槐顯然還未完全適應這段關係,否則他不會刻意把自己無助寂寞的一面隱藏起來,假裝自己相當安於現狀。

可是他一點都不要他安於現狀,他甚至希望他能更貪心一點。

想要人陪有什麼好難以啟齒的?只要他開口,他隨時都可以為了他騰出時間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像是意外得到獎品的孩子似的,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他才不在乎他在他同學眼中是被定義成「家眷」還是「朋友」,他在乎的是在蘇向槐心中,他是否已是名符其實的「家人」。




--
番外這種東西,就是獨立於本傳之外的發展,所以請加減看看就好。^^b
沈老闆真的沒有要往鬼畜路線發展!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