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曲解,只有理解,我的確疏忽了某些事——」收起調笑的語氣,沈仲宇埋首於他的頸間輕輕吻著,隔著底褲撫慰著性器的手不疾不徐,沒急著要,只是想讓他放鬆,讓他在自己面前卸下防衛。

「沒有、真的沒有、你對我很體貼!」是體貼過頭了吧?明明只是在討論畢業旅行為何會演變成這種局面?蘇向槐在心裡大叫道。

「是嗎?可是我總覺得我似乎還有改善空間……」無視他的驚慌失措,沈仲宇笑了笑,扳過他的臉和他接吻。

彆扭的姿勢讓蘇向槐不得不仰躺在他懷裡,被吻到氣喘吁吁之餘,被充分照顧的半身已在對方手中勃起,脹大。他面紅耳赤地推拒著他的手想結束這令人難堪的場面,但沈仲宇卻吻著他不放,舌頭糾纏著他的同時,不甘隔靴搔癢的手也伸入底褲裡頭握住他發燙的一部分剛柔並濟地套弄起來。

「唔…不…不要了……」不斷自下身湧上的刺激讓蘇向槐不安地扭動起來,但沈仲宇的手就牢牢環住他的腰,讓他哪兒也去不了。即便逃開了執拗的吻,也只是變相轉移戰場,讓那張溼熱的嘴唇熨上頸項,肆無忌憚地在上頭留下他的印記。

「別再抵抗了……現在喊停的話你會很難受的……」沈仲宇貼著他的耳畔氣著聲道,沿著耳郭舔弄的氣息,熾熱得像是要把人融化一般。

「你不要……不就、好了嗎?」原本白皙的肌膚因為情人的挑逗而豔紅似血,蘇向槐強忍著直逼腦門的酥麻快感想快快結束這場鬧劇,就在他屈起雙膝想自己尋求解脫時,沈仲宇卻抓著他的手讓他往更深處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