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都要畢業了,趁畢業之前去放鬆一下又有什麼關係?」及時抓住正欲抽離的手指,沈仲宇拉著他的手送到唇邊吻了一下。

輕淺卻好看到不行的微笑,教蘇向槐看得失神了。雖然他到現在還在質疑自己的性向,但經年累月一點一滴注入的感情似乎讓他再也無法自欺欺人,他的確在意這個人在意得要死,也喜歡得要死,因為他是他第一個家人,也很可能是最後一個。

「我在班上也沒有特別要好的同學,一個人去也沒什麼意思。」他趕在對方發現之前不著痕跡地收回視線。人在嘗過擁有的滋味之後會更害怕失去,為了延長這一天的到來,他才會如此努力地追趕他,乞求自己不要落後太遠,即使哪天要被拋棄了,他至少還能目送他的背影離去。

蘇向槐挨進他懷裡,討寵也似的模樣讓沈仲宇一時情難自禁在頸邊偷了個香,只不過親了一口又一口,溢滿鼻間的清新氣息令人流連而忘返,卻也從中嗅到了一股孤單的氣味。

為了驅除那份不安,沈仲宇避開傷處繞過蘇向槐的腋下摟住他的腰,讓他真實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他小心翼翼貼著他的背,讓他連同自己的呼吸一同感受。「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陪你去好嗎?」

「你要陪我去?」蘇向槐有些驚訝地扭過身來。

「嗯,我陪你去,可以嗎?」

「你是認真的嗎?」他急切地從沈仲宇懷裡爬起來,說是喜出望外也好,沒想過他會有跨足他人生的一天,他還以為他們的世界永遠都不會有所交集。

「認真的,你介意我去嗎?」

「當然不介意!」

不假思索的回答讓沈仲宇微微噙起嘴角,蘇向槐覺得有些難為情,總覺得自己似乎太過心直口快,不知道的人會不會以為他好像期待很久了?

「不介意的話就帶我一起去吧?應該沒有規定說不准帶家眷吧?」沈仲宇單手撐在床上笑笑望著他,蘇向槐起初還沒會意過來,吟味了幾秒鐘才聽出他話中有話。

莫名泛紅的兩頰讓他變得期期艾艾,連正眼都不敢看他一下。「朋友也可以啦,沒說只能帶家眷。」





--
你們的內心戲好多,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h(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