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會不會太冰?」

「呃?」

「二十四小時內可以先冰敷消腫,等明天一早我再帶你去看醫生。」

判若兩人的溫柔口吻讓蘇向槐扭過頭去,只見沈仲宇用毛巾包著冰塊,極盡輕柔地敷著他的背。難怪覺得涼涼的,以為他是負氣走掉了,原來是跑去拿冰塊嗎?

「我還以為你生氣了……」

「我是還在生氣沒錯。不過今天先放過你,等你傷好了再說。」

「我的背是有怎樣嗎?」

「變得很醜。」

言簡意賅的回答讓蘇向槐不好意思再問下去,因為傷在看不見的地方,一回到家只急著湮滅證據,倒也不是很在意只有在扭轉時會感到不適的部位。

然而此時此刻,被沈仲宇觸及的每一吋肌膚都隱約感到刺痛,雖然不是會令人尖叫出聲的疼痛,但卻像根針似的扎在他心上,讓他光是忍著便有股欲淚的衝動。

也許是察覺到蘇向槐的緊繃,也或許是以為自己施力不當弄疼了他,沈仲宇每移動一次便用自己的嘴唇讓那片冰冷的肌膚回溫,這個舉動讓當事者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他無意在他面前示弱,但是被他如此細心呵護著,讓他真的覺得自己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在我面前可以再放鬆一點沒關係……」

「我看起來有很緊張嗎?」蘇向槐失笑道。

「有啊,我剛進來的時候,你表現得一副好像我要把你生吞活剝的模樣。」當冰敷告一段落,沈仲宇丟開毛巾從背後摟上蘇向槐,在唯一完好無缺的肩頭落下一吻之後,他難掩心疼地又親了親他的脖子,才把人輕輕收入懷裡。

「以後別再這樣了,要是知道你傷得這麼厲害,剛剛就不會那麼用力抱你了。明天去醫院順便做個精密檢查吧?」

「不用了,都只是些外傷而已。」去醫院可能就要佔用掉沈仲宇半天的時間,要是再加做那些檢查,那他一整天的工作就泡湯了,他怎能那麼自私讓他為了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耽誤公事。

「我不放心,就聽我一次好嗎?頭呢?肩膀都瘀青了,頭沒撞到嗎?」

「沒有啦,是身體先著地的,傷勢幾乎都集中在左半邊,頭沒事……而且我戴的是全罩式的安全帽,所以更不可能會有事——」蘇向槐靠在他懷裡仰起頭給了他一個微笑要他安心,但沈仲宇怎可能會被他的片面之詞說服,他沒好氣地捏了捏他的臉,心想這個人都已經念到大學快畢業了,怎還能如此天真無邪?





--
本日最後一彈,我要來看最後一回的Legal High了!
P.S.: 堺雅人的西裝姿真的好好看!(對著纖細又修長的身板默默萌i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