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衣服被扯下肩頭的瞬間蘇向槐忍不住叫了聲,忍耐著疼痛的同時,他偷偷瞄了沈仲宇一眼。

「別生氣好嗎?我不是故意晚回來的……最近學校事情很多,雖然我也不想每天都累得像條狗一樣,不過畢代畢竟責任重大,同學們一生就這麼一次的畢業典禮,總不能在我手上搞砸吧?」

老實說也不是他自願承接這個職務的,回想當初開票結果一出爐時,他也是跟著傻眼,但在民主社會少數就得服從多數,他也是萬般無奈。「總之從明天起我會早點回來的!腳受傷應該是一個很好的藉口對吧?」蘇向槐苦中作樂道,只可惜沈仲宇似乎無意與他同歡,發出一聲冷笑。

「你明天當然能早點回來,因為我並不打算讓你去學校。」

「為什麼?」

「不好好照顧自己的人沒有抗議的權利,從明天起你就好好待在家裡吧!」

「我又沒怎樣——」

「對,你沒怎樣,是我有怎樣總行了吧?」

打從認識以來沈仲宇鮮少意氣用事,但他今晚似乎情緒特別不好,蘇向槐怔然無語,看著他扔下自己走出房門,心裡不禁感到了些委屈。

他是不應該這麼晚回家沒錯,但他也不是沒有正當理由,若不是怕他擔心自己,他也用不著為了趕時間而貪快,如此一來他或許就不會摔車了……

唉,總歸一句話,千金難買早知道,說到底都是他的錯,受傷不打緊,重點是還要別人費神照顧自己,這才是讓他真正過意不去的原因。

只不過如今解釋一堆好像也無法取得對方的諒解,從進門開始就沒好看過的臉色現在愈發陰沉,蘇向槐一聽見沈仲宇的腳步聲便急著躲進被窩,沒想到才剛興起閃躲的念頭,便讓他給喝住了。

「別動!給我乖乖坐好!」

不算溫和的口氣讓他頓時噤若寒蟬,他坐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直到沈仲宇靠過來忽然出手將整件浴袍褪到腰際,他不由得緊閉雙眼,繃緊了渾身神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