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痛了嗎?」

「一點點……」

本來打算再念他幾句,但見他可憐兮兮的像個小媳婦,沈仲宇也下不了這個毒手,他往膝蓋輕輕吹了幾口,視線對上時,蘇向槐點點頭,微微紅了臉。

「這樣有好一點嗎?」

「嗯。」長這麼大還沒給誰吹過傷口,感覺有點彆扭卻又覺得很窩心,他盯著沈仲宇看,也只敢趁他不注意的時候盯著他看,如斯溫柔的戀人讓他有股想擁抱他的衝動,但礙於行動受限,他只好把這份情意往心裡藏。

「幹嘛一直偷看我?」

「哪、哪有啊?」

沈仲宇扯了下唇角又低下頭去,在傷處一一貼上防水膠布後,他替蘇向槐蓋好浴袍下襬忍不住嘆了口氣,好好的一雙腿就這樣報銷了。

「別這樣嘛,應該擦幾天藥就好了。」

「要是能不受傷不是更好?」

「都說是不小心的了。」

「那就別老是這麼晚回來呀,都大四了課不是應該很少嗎?打工的時間能不能再調整一下?」不回嘴還好,一回了之後就沒完沒了,滿肚子的火氣也跟著上來了。

「跟打工沒關係……」蘇向槐嘟噥道。

「那跟什麼有關係?最近精神也很不好,每天都在外頭忙些什麼?」沈仲宇抿起唇在他旁邊坐下,見他不茍言笑,蘇向槐故意撈起衣袖道:

「那個手肘也有撞到……你要幫我擦嗎?」

「別趁機轉移話題!」

「才沒有…唔、」蘇向槐是認真想要好好回答的,可是才稍微轉動上半身便覺得有些不對勁。

「又怎麼了?」見他撫著後肩胛眉頭緊皺,沈仲宇直覺扯下他的浴袍察看,雖然先前刻意擺出冷淡的態度讓他知道自我反省,可再多的高姿態在那一大片紅腫瘀青撞入眼簾之後,便徹底土崩瓦解了。




--
這篇字數一樣超前了!下次改進!: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