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無視至此的沈仲宇終於不再拿iPad當煙霧彈,他離開沙發進入房間,卻不見蘇向槐的蹤影,在看見擺放在床邊的睡衣時,他走到浴室門口敲了幾下。

「向槐?」

聽見水聲時他皺了下眉頭,趁水聲停歇的空檔他又敲了一次,但蘇向槐似乎還是沒聽見,他伸手扭動門把,卻發現裡面上鎖了。

這個改變讓他把手縮了回來,同居一年多以來,他以為他早已改掉蘇向槐一遇上什麼不愉快就自我封閉的習慣,他努力回想他進門時是否有什麼不對勁,但為何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啊、他想起來了,他當時真不該鬧脾氣的,他要是趕在那個Moment抬頭看他一眼,也不至於現在被拒之門外。

向槐肯定是認為自己受到冷落了吧?一想到他垂著尾巴默默窩回房間的畫面,他只覺得自己真是心胸狹隘。

也許是多少受到了點打擊,沈仲宇居然就站在浴室門口懺悔起來。

「你站在這兒幹嘛?」沒想到門口會站個人,蘇向槐從浴室出來時差點沒和他正面撞上。沈仲宇一看見他當場就先給個大擁抱。

「你幹嘛啦?!」

「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

「我剛沒有歡迎你回家。」

「回家就回家有什麼好歡迎的?」蘇向槐被摟到臉色發白,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他推開。

「我以為你很失望?」

「怎麼會?」

「可是我每次回來你都會出來歡迎我……」

「每個人期待的東西不一樣嘛,我沒有很堅持啦!」

「所以你是因為知道我會期待才會跑出來迎接我的嗎?」

「呃…也不完全是啦,因為我也喜歡嘛。」擔心沈仲宇會胡思亂想,蘇向槐連忙安撫他道。

「先不說這個了,你為什麼一回家就跑來洗澡?」

「今天超熱的,流了一身汗很不舒服,想說早點洗一洗待會就可以直接上床睡覺了。」被這麼問時,蘇向槐刻意避開他的視線從身邊走過,發覺他走路的樣子有點不對勁,沈仲宇突然伸手拉住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