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周瑞原的命令當擋箭牌,李宜軒鍥而不捨地撥打程澄的手機但卻始終被轉入語音信箱,回到家裡他躺在沙發上聽著已經倒背如流的女聲,終於掩不住疲憊似的揉了揉眉心。

他不敢去數冷戰的天數,但每天只要來到下班時間他心裡便會莫名興起恐慌,他害怕回到那個比以前還要冷清的家,因為過於安靜,反而會讓他想起兩人在此共同度過的幸福時光,他的程澄,還會回來嗎?

叮咚——

夜間響起的電鈴總是能替人帶來一絲期待,李宜軒連忙從沙發上翻身而起,興沖沖地把門打開。

「宜軒?」門外的方凱瑛被他的「熱情」嚇了一跳,李宜軒一見是她笑容也跟著僵在嘴角。

「凱瑛…怎麼是妳?」

「怎麼不能是我?有了程澄之後就不歡迎我這個老朋友了嗎?」

「既然是老朋友就別損我了,進來吧?」

「程澄在嗎?」進門前方凱瑛突然有此一問,大概是上回冒昧造訪惹惱了程澄,讓她覺得對李宜軒有些不好意思,雖然今天也是來得很突然,但她這次至少帶了兩瓶紅酒當禮物,希望能多少化消程澄對她的敵意。

「不在,妳找他有事嗎?」

「沒事就不能找他嗎?」方凱瑛笑著把紙袋遞過去,但李宜軒卻無法以同樣的輕鬆回應,他掀了下嘴角,伸手紙袋接過後在另一張沙發坐下。

「你和程澄怎麼了嗎?」

「為什麼這麼問?」

「按理說這個時間他應該在家不是嗎?」

「程澄他家最近有點事,搬回家住幾天。」李宜軒輕描淡寫帶過,不想自己的煩惱轉嫁到方凱瑛身上。

「你和他的家人…處得還好吧?」

「還是老樣子。」

「那他母親還有找你的麻煩嗎?」

「沒事,別擔心我。」李宜軒噙起一絲苦笑。

「那就好,我是真心希望你和程澄能順利走下去……」

「是啊,都那麼多年了,不是那麼容易散的。」這番話是對方凱瑛的回答也是他給自己的精神喊話,雖然程澄不接他的電話,但對他的關心並不會因此有所減少,他可以在一旁看著他,只要確定他過得好他就放心了。

「別光說我的事,妳呢?最近過得好嗎?」

「套句你的台詞,還不是老樣子。」

李宜軒露了出今晚第一個笑容,好友的陪伴多少轉移了他低落的情緒,方凱瑛對他而言不只是朋友更是他命中的貴人,過去在他遭遇人生挫折的時候,也是她兩肋插刀一路相挺過來的。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她對自己的恩情。當年要是沒有她四處疏通,他也不可能只靠「休學」來平息他和程澄惹出的風波,因此對她,他總是心懷敬重以及深深的感激之情。

「今後和程澄有什麼打算嗎?」

「暫時先維持原狀吧?反正兩個男人也沒什麼好急的。」

「那,程澄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儘管李宜軒一臉雲淡風輕,但方凱瑛總覺得事有蹊蹺,畢竟那張臉,並不像是熱戀中的男人該有的表情。

「再過幾天吧?等他回來後,還希望妳這個大忙人有時間陪我們喝杯咖啡。」

「那還用說嗎?對你…們,我永遠都有時間。」即使心情有些沉重,但當李宜軒對她綻開笑容時,她也會陪著揚起嘴角,因為愛情會被磨滅,友情卻能歷久彌堅,而他只要明白這一點就夠了。







當失聯的天數正式跨過第十五天,李宜軒即使再有耐心也被消磨殆盡了,他知道程澄或許還不想見他,他只好拿歸還衣物作為藉口,只要能再見上一面,他相信任何事都還有轉圜的餘地。

只是當他抱著紙箱按了電鈴,前來應門的人並非他所思念的人,程澄的母親看見他時表情似乎有些意外,在聽完他說明來意之後,她笑著接過他的紙箱,然後好心地告訴他程澄的去向。

「出國了?怎會這麼突然?」

「還不是他爸爸希望他儘快上手,所以現在連拜訪客戶都會把他帶在身邊。」

「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這趟是去歐洲,至少得去兩三個禮拜吧?你有急事找他嗎?」

「倒也不是什麼急事,只是程澄跟公司請了長假,也沒說何時會銷假上班,我想知道他大概什麼時候回來。」

「你覺得程澄有可能再回去嗎?」仗恃著程澄不在家程母大方招呼李宜軒進家門,她送來兩杯紅茶率先品嚐了一口,笑得再理所當然不過。

「不管他會不會回來,公司那邊還是需要他親自去說明。倘若他決定離職的話,也應該抽空回公司辦離職手續。」程母的暗示李宜軒不是聽不懂,但有些事一旦學會了裝蒜,其實也是逃避現實的一種方式。

「等他回國之後我會轉告他的。」

「那就麻煩程夫人了。」既然程澄不在李宜軒也無意久留,程母見他起身,也以禮相待一路送至門口。

「李先生,程澄有我這個媽媽照顧就請你放心吧。但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謝謝你替我勸程澄回家。他這一回來他爸爸的壓力也減輕了不少,董事會裡那些不懷好意的股東也跟著收斂了許多。我想用不了幾年程澄應該就可以把他爸的事業接起來了吧?希望他的人生能就此一帆風順,那我也就能好好喘口氣了。」

「我也覺得回到程家對程澄是最好的安排。」

「你能這麼想就好。程澄要是知道你這麼支持他肯定也會跟著鬆一口氣,他其實很怕你會反對。」

「怎麼會?」

「兒子是我生的我很瞭解他,小澄他是一個可以為了討好人而委屈自己的孩子,要不然他也就不會為了賭氣而白白糟蹋了自己這麼多年,你說是吧?」

「抱歉…都是我……」

「千萬別這麼說,要是真做錯了也是程澄自己的選擇,不過他現在知道錯了,我看他現在似乎把心思都放在了他爸爸身上,其他的事情應該是想不了了。」見李宜軒沉默不語,程母故意露出後悔失言的神色,假意道歉道:

「李先生我沒別的意思,你可千萬別往心裡去……」

「不會的,程澄難得想把一件事情做好,就讓他放手去做吧!我也不想因為我的緣故打亂他的計畫。」

「既然你也有這個想法,有句話我不曉得該不該說……」

相對於她的欲言又止,李宜軒的表情顯得沉靜又淡然,他微微一笑,像是早就看穿她的用意。「程夫人是希望我暫時別來打擾程澄,對嗎?」

「一切都是為了程澄好,希望你能體諒。」

「我知道了。」不體諒行嗎?程澄連出國都沒想到要通知他一聲,可想而知他的人生已經忙碌到塞不下他了。或許順其自然對他們倆而言才是最好的吧?

「謝謝你李先生,你真是我們家的恩人。」

戴不得的高帽是生命中無法承受的重量。臨走前李宜軒又回頭看了客廳一眼,這間屋子曾經充滿他和程澄的回憶,他還記得他在這裡替他辦過生日,聆聽他的願望,藏匿於黑暗中那個渴望溫暖的擁抱,正是他動心之初。

那年程澄才十七歲,他們都還很年輕,對愛情懵懵懂懂的兩人可以瘋可以狂,但如今他們已經失去為所欲為的資格了。

離開程家後他一路頭也不回地驅車疾馳,眼前的天空很是遼闊,要是有隻風箏在手上,也應該剪斷絲線讓它翱翔才對。對於程澄他並不後悔放手,為了讓他飛得更高更遠,他甚至覺得自己鬆開的正是時候。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