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宜軒在接獲總機小姐聯繫訪客時,還以為是哪個被他遺漏掉的客戶,直到在lobby看見程母盛裝出現,起初輕快的腳步也跟著放慢了速度,似曾相識的情景讓他想起大三那年她跑來學校找他的畫面,她當年的笑容也是像現在一樣充滿了客套以及距離感,他不確定她是否要故技重施,不過就算是,他也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任人一路喊打的小毛頭了。

「程夫人,抱歉讓您久等了。我知道附近有間Café還不錯,您介意讓我招待您喝下午茶嗎?」

看出李宜軒是想避開同事的耳目,程母爽快地答應了他的邀約。待來到Café坐定,服務生才剛送上水杯便聽她迫不及待道:「李先生,我知道我來得很突然,我來只是想問你一件事,程澄現在和你住在一起嗎?」

「是的。」

「是嗎?」程母喝了口水試圖壓抑胸口不安份的情緒,她尷尬一笑,心想她擔心的事最終還是發生了。「難怪他最近回家的次數變少了,原來他是搬去和你住了嗎?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呢?」

「我也正準備要和程澄一同過去拜訪您說明這件事,沒想到先讓您操心了。」

「他一個人住在外面能教我不操心嗎?」驚覺自己情緒有些失控,她即時改口道:「我知道你絕對會把我們程澄照顧得很好,但他爸也想他回家,前後跟我問過好幾次了,就不知道程澄有沒有這個意願……」

「您說搬回家嗎?」

「如果你是我,你能允許自己的兒子一直在外頭流浪嗎?李先生,我知道這是我們的家務事,不過能請你幫忙勸一下程澄嗎?他和他爸不管感情好不好,血緣關係是切不斷的,我不忍心見他們父子鬧一輩子的彆扭,要是程澄能順他爸一次,我想他們之間的心結也會很快就被打開來。」

「程夫人,程澄沒想過要逃避對家裡的責任,但我沒有自信能勸他回去。」

「只要你不答應他,他還有別的地方可去嗎?」見他臉色有些凝重,程母打鐵趁熱道:「不瞞你說,程澄他爸的身體在開完刀之後大不如前,沒法再像以前那樣對事業全神貫注……公司的元老最近動不動就往家裡跑,我猜是公司的營運上出點了問題……在這個時候能幫他的就只剩下程澄了。」

「程先生有意讓程澄接管他的事業嗎?」

「不管他有沒有這個意願他也別無選擇,程澄是他唯一的兒子,他的事業不給他還能給誰?李先生你就好心幫我們一次,我和程澄他爸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程夫人,我從沒想過要從你們那邊討到任何好處,我只是喜歡程澄而已。」

「你如果真心喜歡他就不該擋著他的前程,程澄是因為你才自暴自棄在現在,當年大學沒考好就算了,現在的工作也毫不起眼,在我們那個世界,像他這個年紀的早該是個企業小開或是年收破百,就只有他還過著不倫不類的生活……李先生,拜託你再給我們程澄一次選擇的機會吧?你讓他先回家來,倘若他到時還是要回去和你過苦日子的話,我們也無話可說。」

再給程澄一次選擇的機會嗎?

李宜軒望著眼前的黑咖啡,還沒喝就覺得嘴裡苦澀萬分,不管這樣的結果是不是程澄想要的,但他的母親說得也沒錯,他的存在對程澄而言,的確就像顆絆腳石,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亂他的人生計畫,要是沒有他,程澄或許早就擠身上流社會飛黃騰達了。

結束和程母短暫的會面後他一個人又在Café坐了一會兒,過往的林林總總伴隨咖啡的香味在腦海裡繚繞,想這十年看似漫長,但他們始終都在原地打轉。

他雖然事業有所小成,但和程家相比還是不值一提,他奮鬥十年的心血程澄只要幾秒鐘的功夫就能得到相同甚至是更優異的成果,他還有理由攔著他嗎?

一想到他甜蜜的笑臉或許再過個三五年,便會因為現實壓力的摧折而慢慢凋萎他就覺得不忍心,為了他好,他是應該回到程家去。





晚上七點半在○○見面好嗎?


悄然跳進螢幕的訊息溫柔得像是某人的笑臉,讓辦公中嚴肅的面容跟著露出了柔軟的曲線,程澄輕輕點下回覆,在周遭此起彼落的鍵盤與交談聲中,默默期待相會時刻的到來。

「笑得這麼開心,是有什麼好事發生嗎?」

「哪有?」避開陳士成好奇的視線程澄倒放手機,心想這人怎老像抹幽魂似的神出鬼沒。

「下班後是要去約會嗎?」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就是管不好才會來向你請益,你是要跟誰吃飯?是我們公司的人嗎?」

「你幹嗎這麼好奇我跟誰吃飯?」

「你都不曉得我背負了多大的人情壓力,公司多少女同事瘋狂跟我打聽你的八卦,就只差沒幫你成立粉絲團了。」

「什麼八卦?」

「還不就是要具備怎樣的條件才能當你的女朋友……上次李Sir在啤酒屋請客的時候你說你名草有主了,害多少女性同胞心碎呀!這不等著你分手準備趁虛而入嗎?不過見你最近春風得意的,看來是深受愛情的滋潤啊!」

「滋潤什麼啊?」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程澄不知怎麼著竟紅了臉,當兩抹緋紅淡淡掃過了臉頰,那艷色著實好看到連陳士成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程澄,你不去當偶像實在太可惜了,這麼好的一株草眼見就要葬送在這間毫無生氣的公司裡了。」

程澄白了他一眼,只覺得無話可說。





「下班後還要約會好忙呀。」在餐廳門口碰面時他故意口是心非,但他的戀人卻溫柔揚起嘴角,輕撫過他的腰。

最近李宜軒總是約他在外面用餐,想吃點家常菜的時候,他們也會一同到超市採購食材。在李宜軒下廚的時候他會待在廚房當他的小幫手,只是一頓飯偶爾會吃到三更半夜,最後以兩碗加料的豪華泡麵作為一日生活的結尾。

他們相視而笑,在等待上菜的空檔,他們分享了彼此的一天,迥然於居家生活的悠閒情調讓程澄很樂在其中。

像現在這樣在外面見面吃飯,生活因此增添了點幸福的滋味,雖然對男人而言浪漫並非必需品,但他喜歡李宜軒的安排,更喜歡他對自己的用心。

夜深人靜的擁抱讓人戀戀不捨,他們喜歡關掉客廳的燈合蓋同一條毯子窩在沙發上看電影,儘管在從事如此文藝的活動時仍免不了會分心去做別的事,後來甚至還因為弄髒了沙發而換了一套皮製的,但在搞砸了這麼多事情之後,他很珍惜眼前小小的幸福,他深深覺得他的人生因為李宜軒的愛而臻於圓滿,他心想這世上興許不會有比他還要更幸運的人了。

這一天用過晚餐後李宜軒提議要送他回家,程澄起初還開玩笑的問他是回哪個家,見他但笑不語,他心裡突然忐忑了起來。

「老師…你該不會是想——」

「你應該好幾天沒回去了吧?記得答應過你的,陪你去一次。」

「可是……」這幾天他沉浸於兩人世界中的確疏忽了家事,但那也是因為父親一直給他臉色看,他才不願去自取其辱。

他欸了聲想阻止,他的老師卻握了握他的手。「就回去看看有什麼關係?」

「如果只是看看那當然……」程澄暗自捏了把冷汗,他很想勸他不要去,但他的戀人卻說想為了他再努力一次看看。當他這麼說的時候,他趁著停紅燈在夜色的掩映之下,彎過腰去抱住了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