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才開進巷口,遠遠便見吳明嘉倚在車門邊,雙眼因為迎面而來的車燈而微微瞇了起來。

謝至樺在路邊停好車後走過去找他,他只是看了他一眼,無言跟著他上樓。

「來很久了嗎?」

「學長為什麼都不接電話?這次是沒聽到還是手機忘記帶?你一整個下午到哪兒去了?」
連珠炮似的問題讓謝至樺招架不住,他索性輕描淡寫。「沒去哪兒,只是去探望一個朋友。」

「探望誰?」

「跟你沒關係吧?」

「是楊逸淇嗎?」

「原來你早就知道他出車禍的事嗎?」家門口前,謝至樺在換鞋區停下腳步,背後的吳明嘉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錯,理直氣壯道:

「怎會不知道?他和顧佳葳一起出的車禍。」

「要是今天我沒去看楊逸淇,你打算哪天才把這件事說出來?」

見他忽然陷入沉默,不知為何,謝至樺竟竄起了些火氣。「我到現在才知道你是這麼輕重不分的人。」

「學長不是已經和楊逸淇斷絕聯絡了嗎?」

「那是兩回事!」

「在我看來是一回事。反正他只是受了點傷,學長就覺得很心疼嗎?所以一整個下午都陪在他身邊直到現在才甘願回來?」

「明嘉,你看事情的角度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偏激?」

「我哪裡偏激了?我只是把事實說出來而已,學長聽了不高興嗎?」

「算了,今天你先回去吧?」

「我等了你一天你卻一見到我就要趕我走?我真有這麼討人厭嗎?」

「不是,是我累了,我們明天再聊好嗎?」謝至樺擔心他越來越激動只好想辦法安撫他,但他卻用力甩上門堵住出口。

「不好!我到底是哪裡不好你跟我說啊!你為什麼就是不能看我一眼?」

「沒錯,我是喜歡過你哥,但那並不表示我也得喜歡上你,在你心中我的愛情當真就那麼廉價嗎?」

「不、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只是真的很喜歡學長……」

「明嘉——」

「國中的時候你第一次來我家,那時,我很嫉妒你,因為你霸佔了我哥的時間,所以有一陣子我很討厭你,認為你搶走了我哥……後來哥病了,住院了,你每天都來看他,甚至代替他替我補習功課,在你累到趴在桌上睡著的時候我總忍不住想,到底為什麼你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你和我哥只是同學不是嗎?有一天我送飯去醫院給我哥的時候,我在門外看見你坐在床邊默默抹去眼淚,你哭得好傷心,可是又擔心吵醒我哥硬是忍住了聲音,望著那樣的你我突然會意了過來,換做是我要是能為你做點什麼,我也會不惜一切去做的……」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驀然自腦中掠過的畫面只讓謝至樺感到一陣虛脫,因為愛得太深才會受傷沉重,像那樣的戀情大概一輩子有過一次就夠了吧?

「可是在我心裡卻始終都沒能過去——學長,我說過我不介意自己成為替身的,你可以把我當成哥彌補你當年的遺憾,這樣不好嗎?」

「怎麼會好?怎麼會好呢?」謝至樺一臉淒然,只覺得無比自責。都是他害的,是他對吳明嘉的縱容造成今日的局面,他該怎麼收拾才好。「明嘉,無論如何,你永遠都不可能取代你哥的。」

「為什麼要這麼說?你為什麼連嘗試都不願意就先否定我?」

「因為沒有人會樂意成為犧牲品的,你無所謂我有所謂!明嘉,我沒想過我們的關係會搞成現在這個樣子,但為了你好,我們到此為止吧?我真的好累……」

「學長會這麼說,是打算拋棄我去和楊逸淇在一起對吧?」

「不管我將來會和誰在一起,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即使不是你所想像的喜歡,但對我而言,你始終都是如同弟弟一般親近的人……」

「學長為什麼能這麼狠心?」吳明嘉望著他泫然欲泣,謝至樺無以為應,只是站在玄關神情木然。

「大概是因為我本來就是比較自私的人吧?」他噙起嘴角淒涼一笑,吳明嘉忍無可忍扭開門把憤然而去,他看著門慢慢關上,眼角滑下的眼淚也跟著向過去做出了真正的道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