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紙醉金迷暑假個誌【十年之沒有如果/逾時不候】預購已開跑,即日起至7/23截止。詳情請洽平心工作室或北中南各大同人誌寄售商店。


被催著去洗澡,所幸洗完澡後心情似乎也不像先前那般浮躁,或許是因為程澄已經回到身邊的緣故,他心裡覺得很安定,很踏實。

李宜軒圍著浴巾走出浴室,隨手抓了條毛巾擦拭頭髮,本想走去客廳找程澄,但半途聽見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他突然想起他得先確認一下明天的行程。

由於過於專注,坐在床尾低頭看手機的他忽略了本該平坦的床被出現了微微隆起的小山;由於過於專注,背後的小山無聲息地崩塌了,隱約感受到後方似乎有道灼熱的視線直逼而來,他半信半疑回過頭去,只見程澄一溜煙地從他面前消失,迅雷不及掩耳地拉起棉被把自己埋起來。

他揚揚眉抽掉肩上半濕的毛巾,他不曉得他進房了,該不會…他一直在床上等他吧?

「怎麼啦?」他坐在床頭,卻見他側過身去把棉被抓個死緊。

「不要吵我,我睡著了。」程澄閉著眼睛道,但聽起來異常清醒的聲音卻讓李宜軒忍不住笑。

「睡著了?那麼剛剛是在夢遊嗎?」

「夢遊犯法嗎?」他這個背後靈也當得夠窩囊的,他都在他後面坐了十五分鐘了,他居然視若無睹!

「別生氣好嗎?我剛回國難免比較忙……」李宜軒拉下他的防護罩討好似的親了親他的臉頰,不過程澄還在氣頭上,二話不說又把被子扯了回去。

「我才懶得生氣,我要睡了。」程澄拉起被子再度蒙住自己,李宜軒嘆了口氣把他頭上的被子拉下來,然後在他準備提出抗議之前,低下頭去封住他的唇。

「你幹嘛?」程澄從他綿密的吻中掙出一絲空隙,他記得他還在生氣,但他的怒氣對李宜軒而言就像是小貓在虛張聲勢,他扣住他揮過來的手將他壓在身下,又湊過去親他的脖子。

「你幹嘛啦!」

「跟你討債。」

「我有欠你嗎?」

「有啊,出國前我在你這兒寄下的,你答應還我的。」

「我哪有說?」像是聽出他的暗示,程澄臉上泛起不自然的紅暈。

「你用不著說我也明白你的誠意,不然你不會一直在樓下等我——」

「少自作多情了……」滑過嘴角的吻熾熱得像是滲入毛細孔裡,程澄想躲避攻擊但身體又覺得軟綿綿的,一個失神戀人的吻追了上來,神不知鬼不覺伸進睡衣裡頭的手漫來一股熱氣,讓他連推開都使不上力氣。

「自作多情也沒什麼不好,戀愛本來就是你跑我追。」或揉或撚的撫觸像是故意凌遲他似的不斷刺激著胸前的敏感,當小小的顆粒在男人指間變得硬挺,程澄咬著手指試圖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

一開始或許只是想取悅他,但戀人淺淺的呻吟卻讓李宜軒離開他的胸前和他深深糾纏。起初還纏在下身的浴巾不知是幾時掉的,被吻到神智不清的程澄只覺得有東西頂著下腹,直到褲頭被人用手指扣住輕輕往下一扯,他才會意過來稍早之前頂住自己的是什麼。

程澄忽然渾身僵硬一動也不動,他看了李宜軒一眼又立即移開視線,明明和這個人做過無數次,但今天他卻覺得自己像是即將被奪去初夜的新娘。

「要我把燈調暗一點嗎?」李宜軒凝望著他目光深情款款,他撈起他的臉吻著他,程澄還是不敢看他。

「可以都關掉嗎?」

「都關掉就看不見你了。」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變態了?」程澄硬是說出煞風景的話來,越是和這個人親密越是害羞到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可是被握住的分身很誠實,在他輕揉慢撚之下,不一會兒便在他手裡彰顯熱情。

李宜軒摟著他坐在大腿上,雖然這個姿勢讓程澄覺得自己活像隻無尾熊,但他肯定是他最喜歡的尤加利樹。他們接吻,吻到彼此都口乾舌燥之後才喘息著把頭埋在對方頸間。

程澄抱著他像是意猶未盡,他半掀著眼望著那片光裸的肌膚,突然覺得原來完美也很刺眼,他狠狠地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也不管他是否會疼,他想把這個人據為己有,想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這個男人是他的。

「怎麼咬人了?」李宜軒摸了摸脖子只感到莫名其妙,卻見戀人笑得異常燦爛,趕在他發難之前主動示好。

「老師…我在枕頭底下藏了你會喜歡的東西喲……」程澄故意挨在他耳邊吹氣,岔開的雙腿挑逗似的輕輕盤在他的腰上。

當李宜軒皺著眉頭把手伸入枕頭底下,程澄忽然起身吻住他,天外飛來的豔福雖然沒有理由不接受,但好奇心一經勾起便很難不去在意,纏吻之際他趁勢把肇事者撲倒在床上,順手挖出了枕頭下的秘密。「這是?」

「就說你會喜歡吧?」要面不改色把這麼丟臉的話說出口需要多好的演技他不知道,但他都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卻仍不見李宜軒有欣喜若狂的反應。

「你去買的?」

「不然是天上掉下來的嗎?」

見他煞有其事地讀起包裝上的說明,惱羞成怒的程澄重重拍掉他手上的東西。「你到底想不想收禮物?」

「什麼禮物?」久違的小脾氣平添了情趣,欲言又止的程澄憋得臉都脹紅了,發現見他氣急敗壞也是一種情趣之後,李宜軒打算繼續裝蒜下去。

「什麼禮物?你認為是什麼禮物?李宜軒你這根木頭!」程澄氣到差點沒拿枕頭砸他,不過就算拿了,最後也是被拿去墊在他腰下。李宜軒欺身吻住他,用行動委婉地來表達他的理解。

「謝謝你送我拆禮物的道具,我很喜歡……」他笑,笑得十分可惡。

「才不是送你的!」程澄毫不留情地給他澆了桶冷水,連負氣的背影都顯得可愛萬分的戀人讓李宜軒扳過他的肩膀吻住他,一陣搏鬥之間,只聽見被扭開的瓶蓋滾到了地上去。




被抄高的雙腿就擱在李宜軒肩上,當男人的手指隨同潤滑劑特有的觸感一起推進體內,程澄緊緊摀住嘴巴就怕不小心叫出來。

「是不是弄疼你了?」程澄雖然搖頭否認,卻白著臉盯著自己一舉一動,李宜軒頓時也不敢有太大動作。

雖然有了潤滑劑的輔助,但久未承歡的部位緊到非得使力才能往前挺進,擔心誤傷他,他試著放慢抽插的速度,放任手指在裡頭翻轉揉拓之際,他傾身吻住他,讓他的呼吸伴隨自己的節奏慢慢穩定下來。

程澄摟著他在他耳邊喘氣,不斷被進出的部位讓他難耐地勾住戀人的腰,像是在催促他讓他早點從這份煎熬中解脫。

如斯楚楚可憐卻也如斯欲色撩人,李宜軒撬開他的牙關與之唇舌交纏,將手指退出之後,他握住熱到發燙的半身抵住正因他的離去而微微閉合的小穴。

「老師?」程澄的身子因為他的到來顫了一下,以為他是緊張,李宜軒也跟起皺起眉頭。

「不敢保證不會痛,但是我會慢慢來的……忍一下好嗎?」李宜軒給了個苦笑後將他的膝蓋按向胸前,欺身吻他的同時也壓住他的腿持續頂入,這時候就算他喊痛,他恐怕也停不下來了。

想要一個人的時候就是會變得這麼自私,禁慾十年不是說著玩的,都什麼節骨眼了他怎麼可能還忍得下去?

他想要他,想狠狠地貫穿他,想讓他渾身上下都充斥著自己的氣味,想進可能去彌補這些年的空虛讓他知道他到底有多想他——

「唔…嗯…嗯嗯……」到底之後李宜軒扣著他的腰徐徐搗弄起來,即使緊閉著嘴,難耐的呻吟還是斷斷續續從嘴裡溜出,程澄雖然覺得很丟臉可是也控制不了自己,在痛楚與極樂的交織下,淚水早已不聽使喚沿著眼眶流下。

「怎麼哭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李宜軒心疼地吻去他的淚痕,但見程澄收緊臂膀,把臉埋在他的頸窩。

「是高興到想哭……因為被老師抱著……覺得我們好像又在一起了……」

「什麼好像?我們不是正在一起嗎?」李宜軒拉起他的臉,鄭重地訂正他的說法。程澄在他的堅持下破涕為笑,兩相繾綣之際,也張開雙腿讓他進得更深。

情動之刻,單純的相濡以沫已經無法制服脫韁的欲望,逐漸失速的馳騁最終讓程澄只能勉強抱住李宜軒聽憑他攻城掠地。

從此之後偌大的房間裡再也無多餘言語,只剩下此起彼落的喘息聲拍打著戀人緊緊相擁的心。




--
昨天開放吃到飽專案之後,我被老師客訴了,所以加場獻映。

--
網路版就貼到這兒為止囉!後續將高潮迭起!敬請期待八月新刊【十年之沒有如果/逾時不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紙醉金迷
  • 這段h還是沒有很滿意,修訂版等實體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