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紙醉金迷暑假個誌【十年之沒有如果/逾時不候】預購已開跑,即日起至7/23截止。詳情請洽平心工作室或北中南各大同人誌寄售商店。






當藍璟步出祠堂之時,傲麒已在門外等候。

憑樑而立的偉岸身影迎面而來,頓時讓藍璟覺得傲麒真是英氣逼人。

合身的剪裁襯托出其四肢之修長,忽爾一陣微風吹過,青色的髮鬢掠過臉頰,低垂的雙目寶相莊嚴。都說神仙、神仙,舉手投足之間,果然不同於凡響。

像是察覺到藍璟的氣息,傲麒緩緩睜開眼睛,蒼冰色的眼瞳宛若海水般,清澈而銳利。

「阿麒,還以為你丟下我不管了呢!」

傲麒迎上前去,淺淺一笑道:「宗主沒為難璟少爺吧?」

藍璟搖搖頭,捏著袖裡的捲軸與傲麒並肩而行。

「煙州的事情都聽說了嗎?」

「嗯…不過突然聽小叔叔提起,著實也沒什麼頭緒。」

傲麒沒說什麼,只是伸手撫上藍璟的後腦杓。「這事兒慢慢來,不急。」

不經意的一個動作,卻讓藍璟轉頭看了他一眼,心裡莫名鬆了口氣。

十幾年來,傲麒接替父親承擔起照顧自己的責任,如父如兄的存在,讓他的童年免於蒙受失歡的陰霾。儘管心懷感激,卻也不了解上一代之間有過什麼約束。

思及此,他才發覺自己從不曾追問。

是否太安於現狀、太習慣於坐享其成了?

如果有一天阿麒說要走的話,那該怎麼辦?

回房途中,藍璟拉著傲麒到花園一敘,園裡的山茶花正值節令,開得是婀娜多姿,只見千層疊瓣盛而不嬌,豔而雅致,令人望之心生愛憐。

藍璟從小便對這片花圃有印象,這裡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樹,似乎都是傲麒親手栽植灌溉起來的。他本來以為法術無所不能,還要傲麒別這麼費勁,然而他卻笑著對自己說,生命必須用愛去關懷呵護,強求不得。

這句話他當年聽不懂,可是如今回頭看見長年來始終對自己不離不棄的傲麒,似乎又有些明白了。

見他賞花的神情若有所思,藍璟忍不住問道:「阿麒當年是怎麼跟爹結識的?」

藍璟的心血來潮讓傲麒沉思了好一會兒,只見他輕手撫了瓣花,背對的身影彷彿墜入了時光之流。

「很多年前,你爹不曉得為什麼來到了東海濱……當時你爹吹了一手好簫,我受其簫聲吸引循聲而往,便因此搭上了話。你爹說到底也是個怪人,見到我的真身可是一點也不驚訝,反而很高興遇上知音。我同他交談了幾日,覺得這個人有趣,便化為人形隨他前往人間遊歷。」

「咦,阿麒原來是來自東海嗎?」

「不是,只是暫時的棲身之所。」

「那阿麒的故鄉是在——」

「已經沒有那種地方了。」

藍璟愣了愣才想說點什麼,傲麒卻轉過身來,頗不以為意。「沒什麼,只是中途發生了些事兒,便再也沒回去過了。」

「發生了些事兒……什麼事兒這麼嚴重呀?」在藍璟自問自答之際,傲麒已經起身離開花園,藍璟見狀趕緊跟了上去。

「所以、所以阿麒才會一直待在我們家嗎?」

藍璟的追問讓傲麒突然停下腳步,忽然一個不防,他當場撞了上去。

「哎喲!」

「你這孩子走路都不看路的。」傲麒沒好氣地拉下藍璟的手,代其揉起額頭。

「我以為你要丟下我……」

「怎麼會…璟少爺是討厭我留在你身邊嗎?」傲麒歎了口氣,聲音很低很沉,溫柔得讓藍璟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我沒有討厭阿麒,相反的我非常喜歡阿麒……我只是在想……我真的可以嗎?我沒爹那麼有見識,也沒小叔叔的精明能幹,我唯一勝過其他人的,就只是運氣好跟他們保有血緣關係而已……像這樣的我,有資格把阿麒留在身邊嗎?」

藍璟邊說邊紅了眼眶,只不過眼淚還沒來得及滑下,便教傲麒順手拂了去。

「小傻瓜…你以為我在乎的是人界這可笑的階級身分嗎?」

迎上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傲麒苦笑道:「不光是跟你爹的約定,是我自己決定這麼做的。」

「阿麒……」

見藍璟欲言又止,傲麒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回房去收拾行李吧!等你準備妥當,咱們就啟程去煙州。」

「用飛的去嗎?」藍璟一掃適才的傷感,滿心期待道。

「別異想天開了,我們騎馬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緋月
  • 不知道大大什麼時候會有新作呢?
    (偶是指商業誌那種的)
  • 紙醉金迷
  • 今年八月會出個人誌,敬請期待。^^
  • 緋月
  • ……只有個人誌嗎?很貴喔!有沒有商業誌啊?
  • 不好意思,商業誌暫時沒有計畫了。不過個人誌的話可以透過平心工作室購買,會比在同人誌寄售點便宜。

    紙醉金迷 於 2012/04/03 19: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