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午不能來嗎?」

「嗯…對不起……本來都已經請好假的,可是我媽臨時打電話來說我爸好像有些不舒服,要我過去醫院和他們會合……因為不知道幾點結束,可能趕不及去機場接你了……」

「沒關係,你還是先去醫院看看你爸的情況吧?不是剛出院嗎?凡事還是多注意點,祝他早日康復。」

聽著電話另一頭毫無掩飾的落寞程澄的心情就異常的好,他用肩膀挾著手機,拿出行李箱挑了些衣服丟進去,他盡可能放輕動作,就擔心被李宜軒聽出端倪。「康復也沒用啊,他還是不理我……」

「總是個重修舊好的機會嘛,那麼我們晚上可以碰個面嗎?」

「最近家裡事情比較多,我現在也沒辦法回答你…我再看看好嗎?」程澄闔上行李箱,站在房間門口確認有無東西遺下,雖然去醫院的事是瞎掰的,但他下午的確有其他計畫。

李宜軒聽了有些失望,通常當程澄說再看看的時候即表示不可能了。

雖然好不容易才熬過這兩個星期終於得以見面,可是他也不願去為難程澄,畢竟他爸甫出院,他也是一根蠟燭兩頭燒,在他最需要支持的時候,他認為應該給予的是寬容而不是斤斤計較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在機場結束通話後他走到航空公司櫃台去托運行李,一想到在海的另一端沒有等待自己的人,原本覺得緊湊的行程似乎也隨之鬆散了下來。

回到台灣之後他或許可以先進公司一趟,反正在家也是一個人,還不如和同事們在一起,多少沖淡這口酸澀的滋味。





推測程澄或許仍和家人在醫院,李宜軒落地後只傳了封報平安的簡訊。在搭乘高鐵返回台北的路上,他不時盯著手機螢幕瞧,只可惜直到他下車前,他所期待的來電並沒有發生,他跟著垮下肩膀,看來程澄是真的很忙。

苦無去處的李宜軒最後只好拉著行李進辦公室,這一進,他一口氣處理了擱置了將近兩週的公事,等到他回過神來,時針已經預備從7移動到8的位置上,他急忙拿起調成靜音模式的手機確認來電訊息,程澄還是音訊全無。

程家那邊是出了什麼事能讓他連回封簡訊給他的時間都沒有?

基於擔心他撥了通電話過去,可是卻直接轉入語音信箱,這是程澄和他和好之後從未有過的事。他關上電腦抓起外套就往外跑,被遺留在辦公室的行李箱根本無關緊要。

叫了計程車直奔程澄的住處,他在樓下按了好久的門鈴但無人應答,他改為前往程澄的老家,卻在下車後站在門口看著屋內燈火通明,貼在門鈴上的手則是怎麼也按不下去。
距離上一次來到這裡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閉上眼睛,耳邊彷彿還能聽見程夫人淒厲的指控,還有程澄義無反顧的表白。

即使面對著瀕臨崩潰邊緣的母親,他依然無所畏懼地大聲說愛,當年的年少無知或許就是最強的武器,他曾經為了他們的愛情挺身捍衛,他的勇敢深深撼動了他的心,從那一刻起他的視線便再也無法從他的身上移開,他就像一隻白鴿,雖然純白脆弱,卻充滿著無比堅定的信念。

「抱歉這麼晚了還打擾您,請問程澄在嗎?」

「誰啊?」沒想到李宜軒會登門造訪,程母在門口影像對講機看見他時,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直到他又再次表明身分,她才想起她和程澄的約定,勉強用著還算客氣的口氣問道:「你有什麼事嗎?」

「我找程澄,請問他在家嗎?」

「不在。」見她急著想結束通話,李宜軒連忙阻止她道:

「程夫人請等一下,下午程澄和你們去完醫院之後有說要去哪兒嗎?」

「程澄沒有和我們去醫院,我們今天整天都在家……李先生,雖然我已經答應過程澄不管你們的事,可是那並不表示我認同你一再對我的兒子死纏爛打的行為……李先生,程澄再怎麼說也是程家的孩子,不管他飛得再高再遠,總有一天都還是要回來的,到時候我希望你能尊重程澄的選擇……」

李宜軒沉默了幾秒鐘不知該說什麼,只好淡淡說了句不好意思打擾了。





雖然未曾強求程母改變態度,但家人的反對對程澄而言,不啻也是股無形的壓力。回程路上,李宜軒不斷在回想上午和程澄的對話,他不懂他為什麼要騙他,也不曉得他現在人在哪兒,他不過出差兩個禮拜,而這兩個禮拜他們之間也沒發生過爭執,所以到底是為了什麼搞失蹤?

為什麼都已經二十幾歲了還這麼任性?為什麼在做什麼事不能先站在他的立場想想?他難道不知道他會擔心嗎?亂七八糟的猜測塞滿了他疲乏的腦袋,他煩躁地耙了耙頭髮,等不及司機找零便開門下車。

當他低著頭走進大樓,冷不防來自後方的襲擊讓他的背結實地挨了一拳,他錯愕地回過頭去,卻見程澄臭著一張臉。

「你怎會在這兒?」失而復得的喜悅讓李宜軒不假思索地抱住程澄,但對方卻滿懷不滿地推開他的擁抱。

「你為什麼到現在才回來?你不是兩點半就到台灣了嗎?為什麼拖到現在才回來?」像是氣不過似的,程澄拎起背包便往他身上丟,李宜軒順手抱住,任他極力拉扯也不肯再鬆手。

「你一直在這裡等我嗎?」

「沒有!我絕對沒有像個笨蛋一樣站在這裡等了你六個小時!」程澄放棄快被他扯爛的背帶抱胸轉過身去,他是生氣,他難道沒有資格生氣嗎?因為擔心錯過,他靠著中午唯一的一餐撐到現在,結果他居然晃到十點才回來!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等我。我要是知道你在等我,我一下飛機就會立刻趕回來了!程澄,為什麼不老實告訴我你在等我?」李宜軒扳過他的身要他看著自己,閃爍的眼底除了激動以外卻也有些責怪的意味。

「想給你一個驚喜嘛,沒想到弄巧成拙了,真掃興。」

「下次別再這樣了,你知道聯絡不上你我有多擔心嗎?」

「老師不喜歡我製造的驚喜嗎?」溫柔卻不失嚴厲的口吻讓程澄意識到自己玩笑似乎開過頭了,他低著頭沒再說話,李宜軒嘆了口氣握了握他的手,若不是礙於大廳是公共場所,他真想把這個任性的大男孩緊緊擁入懷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