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李宜軒的日子,時針轉動的速度似乎也跟著慢了下來,然而周瑞原把程澄叫進辦公室辦公的目的,可不是為了看他發呆。

「程澄,那個誰給他打個電話,看他什麼時候有空我們過去一趟——」

那個誰是誰啊?當程澄心底發出這個疑問時,周瑞原已經扔了一張名片給他,他訥訥地拿起電話,心想真不愧是李宜軒的老師,果然劍及履及。

「說你以前幹過特助我還真懷疑,上班一直放空是怎樣?」

「對、對不起周Sir,可能是我昨晚沒睡好……」在部下放下電話的剎那周瑞原終於忍不住開砲,程澄連忙站起來道歉,看他愧疚得頭都快埋到胸前了,他坐在辦公椅上,斜斜瞥了他一眼。

「還是小李子不在你就做不好事情了?」

「周Sir你就別消遣我了……」就算被人一眼看穿程澄也打算否認到底,才答應李宜軒說要好好表現的,怎能在他恩師面前丟他的臉?

「可是我看小李子一飛出去你就整個人失魂落魄的,幹嘛,你就這麼想調部門嗎?」

以前剛來的時候不是沒被周Sir挖苦過,但他今天似乎特別起勁,程澄自知不對在先,也不願多作辯解。「周Sir,我對我今天狀況不好感到很抱歉,但我真的沒想過轉調的事。」

「所以你的意思是,即便小李子那兒有缺,你也不會丟下我這個老人家投奔敵營囉?」

「呃?」

「聽你這麼說我就安心了。」一得到他的答案,周瑞原笑得連眼角的皺紋都擠在一塊了,「程澄,去訂兩個便當,我們來個午餐約會吧?」

「喔…你要吃什麼?」陪伴變臉跟變天一樣的老闆,讓程澄覺得凡事還是保持沉默就好。雖然不曉得他從哪兒聽到自己人心浮動的謠言,但沒有的事就是沒有,更何況辦公室戀情本身就存在著分手的風險,他一點都不想和李宜軒二十四小時都像個連體嬰似的綁在一起。







「程澄,你覺得小李子人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明明是午休時間卻沒得午休,哀怨的程澄頭也不抬地啃著便當,他的冷淡讓周瑞原頓了幾秒鐘,只見他闔上飯盒起身緊閉辦公室大門,意味不明的舉動終於稍微引起了小徒弟的注意。

「周Sir你幹嘛關門?」

「我怕等一下我太忘情驚擾到大家就不好了,還是把門關上比較保險。」周瑞原笑得諱莫如深。

程澄冷眼看著他走到窗邊,一邊放慢吃飯速度的同時,周瑞原也輕輕推開窗戶,然後靠在窗邊點了根菸。

「周Sir,你再繼續無視大樓的規定真的會被罰錢!」程澄翻了個白眼,就知道他關門準沒好事。話說他無視禁煙令也不是頭一遭了,本人像是有煙癮的樣子,會後、飯後都得來上一根。

「見者有分,要是我被抓到的話你也賴不掉。」

「我又沒抽,還有,你幹嘛不去頂樓啊?」

「我想跟你聊天啊!你都來這麼久了,我們好像都沒有時間好好互相瞭解一下,像是你的家庭背景什麼的,總覺得自己既然身為主管,應該要有所掌握才對。」

「那個…當初來面試時,履歷上不是都有寫嗎?」

見程澄一臉納悶,周瑞原一時也沒急著解釋,慢條斯理抽了幾口後才娓娓道來,「其實找你來面試的人並不是我……我實在太忙了,要是有時間看人資雪片般飛來的履歷,還不如出去多拿幾張訂單回來……坦白講,你並不是我要的人。」

「啊?」被當面這麼說即便是程澄也覺得很受傷,雖然自覺經驗不足,但也不認為自己的能力差勁到足以被對方一口否定的地步。他默默放下筷子,頓時感到食慾全無。

「不過你也不需要因此自我否定,我不用你的原因不是因為你不好,而是你太過年輕,長得也…不夠凶悍……You know,我們的客戶都不太好搞……」周瑞原語帶保留,但他相信程澄明白他的意思,幹業務的倘若不夠強勢不夠機靈,就只會讓客戶騎到頭上而已,這就是為什麼他每次出差都指定李宜軒要親自帶他的原因,一來是有心栽培他,二來也是擔心他被奧客欺負。

他將菸蒂按熄在紙杯裡,回過頭來,見程澄低著頭渾身彷彿被一股陰霾所籠罩,他從背後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別傷心得太早,我話還沒講完呢!」

程澄看了他一眼倒也無法像他那般嘻皮笑臉,他氣悶地隨手拿起桌上的咖啡喝將起來,周瑞原已經拉開椅子重新坐在他面前。

「言歸正傳,你和小李子是不是舊識?」

程澄眨了眨眼,未動聲色地繼續喝著他的咖啡。

「你知道嗎?我認識他這麼久,這可是他第一次如此『不遺餘力』地跟我推薦面試人選……」

「推薦誰?我嗎?」程澄不過輕聲一問,卻引來周瑞原極大反應。

「不然還有誰?沒事塞了個菜鳥給我當然得叫他一起負責,他堅持要我面試你,我沒空就叫他去了,一方面也是想試試他的反應……其實我部門這個缺掛出去很久了,我想過,如果一直沒找到合適人選的話就這麼空懸下去也無所謂,可是看在小李子毫無怨言替我看了半年份的履歷的份上,我不好意思拒絕他,所以才會破例錄用你……」

見程澄眼眶有些泛紅像是強忍著情緒,周瑞原打開杯蓋一口氣喝掉半杯咖啡,才又接著道:「除了升職之外,我很少看他為了誰這般汲汲營營過……在這之前,我也跟大家一樣以為小李子只對工作有興趣。」

「喔……」

「喔什麼喔?」周瑞原毫不客氣地往他頭上敲了一下,「你以為你是來聽我講古的嗎?我剛問你的問題你還沒答我呢!」

「呃…我和李Sir……的確是舊識沒錯。」一句「舊識」沒想像中難以啟齒,但是心裡卻覺得酸酸的,原來他並非來得毫無緣由,他的老師打從一開始就打算留住他的。

「我想也是……看你們的互動就知道你們的關係非比尋常了。是什麼關係啊?」周瑞原雙手環胸一副警察逼供瞭然於心的模樣,程澄賠了個苦笑,緊握著咖啡杯的手心,有些發汗。

「用得著想這麼久嗎?你們是學長學弟?還是跑趴認識的?應該不是親戚吧?看你們的長相也不像……」

「都不是……李Sir他……以前是我的家教……我念高中的時候,我媽給我請的家教……我們的感情一直都不錯……後來因為考上大學了,就漸漸失去聯絡了。」為了保護李宜軒,程澄答得小心翼翼一概避重就輕。即使周瑞原對李宜軒愛護有佳,恐怕也無法輕易接受愛徒的同性戀情吧?

「原來如此,難怪他一看到你就喜出望外,你們失散很久了吧?」

「是啊,一轉眼也將近十年了。」程澄扯了下嘴角,下意識迴避的目光有些失焦,以至於沒留意到周瑞原停留在他臉上的視線意味深長。

「那不就還好我錄用你了,要不然我不就成了那個拆散你們的罪人了?」周瑞原適時移開視線,喝起剩下的半杯咖啡。

「沒那麼嚴重啦?我也不想靠關係進來啊。」

「靠關係進來不要緊,重點是靠實力爬上去,加油啊!千萬別讓我覺得小李子看人看走眼了!」

「嗯,我會的。」就算不為自己,也還有個人值得他去努力。

「那吃飽了就把桌子收一收出去幹活吧?下午三點的會記得提前十分鐘撥桌機進來提醒我一下。」

「知道了。謝謝周Sir。」

「有什麼好謝的?我勉強也算是你師公了。」

無厘頭的玩笑話讓程澄噗哧笑了出來,雖然不清楚周瑞原和李宜軒的交情好到什麼程度,但短短幾分鐘的談話卻意外讓他舒坦了不少。

在走出辦公室前,他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他的老師說的沒錯,周Sir確實是個好人,但願他日後也能站在他們這邊給予他們祝福,如此一來,結局也算是圓滿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