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鈴……

微風吹響了紗帘邊角垂掛的鈴鐺,循聲而往,一名約莫十六七歲的少年衣帶半解,正拎著酒壺倚坐在敞開的窗口上。

這時,遠方才剛露出魚肚白。曙光溫暖不了夜色乍才褪去的寒意,少年仰頭喝了口酒,希望藉以麻木冰冷的觸覺。

沒有人願意在這麼寂寞的清晨醒來,可是他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只能夠徬徨望著彼空,直到日陽高昇,等待重新進入正常的生活。

「要是…人可以不用睡覺就好了……」

少年把頭枕在膝上喃喃自語,忽然響起的敲門聲,讓他突然回神。他望著門口一臉半信半疑,以為是自己幻聽之時,門板再度發出了輕響。

「誰啊?」他一舉躍下地板,開門之前,當然沒忘記先把酒壺給藏好。

迎門見是傲麒,似乎又少了幾分驚訝。如果是傲麒的話,來得這麼湊巧也不奇怪。傲麒不是凡人,是龍族中的蒼之系,爹當年不曉得是怎麼跟人家認識的,總之在他去世後,傲麒留下來成為了藍家的幫手,後來也就理所當然住下來了。

「您果然已經醒了。」

傲麒跟著藍璟進門,隨手替他把房門關上。這個藍璟雖然被指定為藍家下一任宗主,可是個人卻絲毫沒有自覺。成天遊手好閒不說,就連生活習慣也是差勁得可以。

藍璟逕自伸了個懶腰,心想傲麒此時前來敲門,應該也是來提醒他去見小叔叔的。於是便在一疊披掛在屏風上姑且分不清楚顏色的外袍之中,隨便揀出了一件打算披上——

傲麒不慌不忙,從後揪住藍璟的衣領淡淡說道:「要去晉見宗主的衣服,我已經替璟少爺準備好了。」

「阿麒你真的是太周到了。」藍璟乾笑幾聲接過他捧來的衣物,迅速躲進了屏風後頭。

一個小叔叔也就算了,就連傲麒都這麼嚴厲……在這個時候,就顯現出爹的寬容,簡直足以比擬大海無量。

「阿麒,你知道小叔叔找我做什麼嗎?」藍璟一邊更衣一邊探頭道。其實他是擔心傲麒會趁機搜他的房間,雖然自己向來光明正大,可是一大早才剛開封的酒,匆忙之間被他塞在書櫃後頭,要是傲麒一時心血來潮,那可就糟透了。

「我不清楚。宗主只是要我代為轉告,請璟少爺在卯時去見他。」

當藍璟從屏風後頭走出來之時,傲麒點了點頭。天青色調的衣服果然跟藍璟白皙的肌膚很相襯,藍家一脈無論男女皆丰神俊美,女媧在造人之時,似乎其心有偏了。話雖如此,怎麼看都覺得哪裏不對勁……

傲麒皺著眉朝藍璟走過去,一個眨眼,已經將被打得亂七八糟的腰帶重新纏上。

「璟少爺再這樣下去,可是會丟盡凡人的臉面……至少要學會能夠自己穿好衣服吧?」

「欸…平常活動沒要求這般正式…再說了,也不是我自願去見小叔叔的……」

藍璟邊說邊翻了個白眼,傲麒只是苦笑連連。

「昨晚沒睡好嗎?」留意到藍璟眼下淡淡的黑暈,傲麒抿起了唇。

藍璟作賊心虛,連忙找機會離開他的視線。「呃、還好啦!醒得早…要不然也不會聽見你敲門——」

傲麒沉默了會兒,儘管飄浮在空氣中微薄的氣味,讓說辭少了那麼一點說服力。但他只是搭上藍璟的肩,慢條斯理地把他送到房門口。「時間差不多了,璟少爺也該出發了。」

「阿麒不一道去嗎?」

「宗主還有事吩咐,璟少爺先去吧?我隨後就到。」

「好吧!」

目送藍璟離去之後,傲麒臉色倏地一沉。許久、許久…都無法從一股莫名的自責裡頭解放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