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醫院後程澄搭捷運回家,往常他會善用半小時的車程小寐一下,但今天他的精神很好,他靠在門邊看著人來人往,剛從補習班下課的學生從門口蜂擁而入,朝氣蓬勃的青春讓他不經意想起了當年的自己,似乎也曾這般無憂無慮過。

當時李宜軒偶爾會把摩托車停在車站陪他坐車,因為下車之後還需要步行十五分鐘,短暫的夜晚讓他們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不過自從分手後他已經忘記散步是什麼感覺了,以前總是在匆忙中結束一日生活的他,根本不敢分心去欣賞身邊的風景,他怕觸景傷情,也怕睹物思人,畢竟和某個人在一起所做過的每件事,都在他心底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發燙的回憶讓他不自覺慢下腳步,出了捷運站後,他買了瓶礦泉水坐在人行道上的長凳上,原來他住的公寓附近有座小公園;原來他平常晚上路過時聽到的音樂是土風舞的伴奏;原來他有個鄰居也是運動的愛好者,重點是她居然認得他。

「剛下班啊?」

「呃、是啊。」從前連點頭都沒有過,如今卻突然對他釋出善意的婦人讓程澄抓著礦泉水站了起來。他感覺有些難為情,幸好熱絡的長輩用笑容讓他忘卻了尷尬。

「今天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啊?」

「啊?也沒有啊。」他撓撓頭認真回想了一下,真要說有的話,和母親和好算不算呢?

「是嗎?不過覺得你今天心情似乎很不錯,之前見你老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所以也不太敢跟你打招呼……年輕人還是開朗點兒好,笑起來不是好看多了嗎?不過本來就長得很帥,連我這個歐巴桑都被你迷倒了……」

「阿、阿姨,妳講話會不會太誇張了?」話說回來,這個人到底是住樓上還是樓下的?可能是在樓梯間碰過所以才會對他有印象吧?

婦人呵呵笑了兩聲,拿起肩上的毛巾擦臉。「對了,樓下好像有個人在等你,我問他要找誰,他說找三樓的,我猜應該是找你的。」

見他一臉茫然,婦人續道:「一個小時前遇到他的,不曉得走了沒有……個子挺高的,穿西裝,跟你一樣也是個帥哥喲。」

「啊?」當婦人爽朗的笑聲還在空氣中迴盪,程澄已經歸心似箭拔腿狂奔,果不其然才衝到巷子口,昏暗的街燈已先替他拉出思念的長影,明明今天早上才和這個人見過面,為何還會有如此怦然心動的感覺?

「來了怎麼不打電話給我?」他故作鎮定地走近,卻見李宜軒的身體離開車門迎頭給了他一個微笑,他手裡拎著一袋東西,鼓鼓的圓圓的,不曉得是什麼。

「知道你在忙,不想打擾,反正我又沒事,等你順便休息……我買了宵夜過來,陪我吃點吧?」

「你確定是宵夜而不是晚餐嗎?」就他對李宜軒的瞭解,他很有可能剛下班,但他卻寧可站在路邊吸髒空氣,就為了等待不知何時才會回家的自己。

是擔心自己餓肚子故意找個藉口送飯過來的吧?要說他是體貼還是老實,他只覺得這個人真是個大傻瓜,不過這個傻瓜卻讓他的胸口鼓脹到說不出話來。

「八點過後就只能算宵夜了吧?你晚上吃了什麼?醫院那邊應該沒什麼好吃的吧?」

「在便利商店買了便當和我媽一起吃了。」見他一頭熱,程澄壞心眼地故意澆他冷水,即使那堆微波食物他才吃了兩口,他也不想事事都如李宜軒所願。

因為容易到手的東西不會珍惜,他的愛已經無法像以前那樣無私天真了。

「沒關係,反正都買了就隨便吃一點吧?對了,還好嗎?我說你跟你媽——」

聽出李宜軒的口吻有些失望,程澄即使因此產生罪惡感,卻還是若無其事道:「就老樣子啊,沒什麼好說的,不過也沒吵架就是了。」怕李宜軒擔心,他隨後又補了一句。

「下次不要這樣,不然就吃飽了再過來,我要是不回來你難道要站到天亮嗎?」他笑著拍了他一下,掏出鑰匙喊他一起上樓。他猜李宜軒之所以不主動打電話給他大概是不想再造成他和他媽之間的衝突,不過要是讓他知道他媽已經試著接受他了,不曉得會不會開心到放鞭炮?

「就是知道你會回來所以才來的。」

「就會甜言蜜語。」

「有些話也只想對你說而已啊。」李宜軒提著飯盒登階上樓,無心之言卻讓前面的人頭也不回地埋頭前進,他抬頭看了一眼,只覺得那急促的背影分外可愛。



--
這一集好像沒有重點......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