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上門後,吳明嘉坐在辦公室裡喝著謝至樺買上來的熱咖啡,即便口感比平常還要來得苦澀,他也都忍下來了。他啜了一口之後把紙杯握在手裡,「學長昨晚有和楊協理去續攤嗎?」

「沒有啊,不是說好直接回家嗎?」謝至樺坐在另一張沙發上打開杯蓋加了一顆奶油球,明明只喝黑咖啡的人不只奶油球最後連糖包都加了,吳明嘉移開視線,故意流露出失望的口吻。

「是嗎?我想說難得有機會獨處,若能趁機和楊協理拉近距離倒也不錯。」

「唔嗯…他那種Position的人我想還是你去Social比較適合……需要我再安排你們會面嗎?」

「不用了,我想暫時以學長為窗口就可以了,楊協理那邊應該暫時不會有什麼問題,你和Alex不也Contact得挺好的嗎?」問到這裡答案也差不多都出來了,學長確實有事瞞著他,而且這件事肯定和楊逸淇脫不了關係……

這個男人果然不是普通貨色,才接觸沒多久就開始挖他的牆角了。

吳明嘉擱下咖啡走到謝至樺附近的沙發坐下,他猶豫了好一會才道:「學長,關於昨晚的事我想先向你道歉。」

「道、道什麼歉?又沒什麼……」

「不管怎麼說我不該隨便發脾氣的,你和佳葳交往那都是過去式了,我說不計較就不會再跟你計較……你喜歡和誰在一起本來就是你的自由,但以後有什麼事都先讓我知道好嗎?」

「明嘉,關於這件事不管佳葳那邊的說法如何,我還是得鄭重再向你澄清一次,我和她真的只是老朋友而已——」

見他情緒激動,吳明嘉覺得自己竟有些被說服了,他閉了下眼,忽然語重心長道:「那麼學長一直以來,都沒交過女朋友嗎?」

「你、不覺得這個問題很失禮嗎?」

「怎麼會呢,我也可以先對學長坦誠,我從來都沒交過女朋友。」

「誒?」

「我不交女朋友是為了學長,那學長不交女朋友,是為了我哥嗎?」

「明、明嘉……我…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謝至樺失笑道,因失去感知能力而僵硬的嘴角,讓他的表情極度不協調。

謝至樺眼神閃爍像是遲遲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他一再迴避著身前那雙犀利卻異常冷靜的視線,最後卻不經意瞥見吳明嘉微微彎起唇角,淡淡拋下一句。

「其實學長也用不著否認,因為我早就知道了。」





沉默凝滯了將近十分鐘,謝至樺先是深呼吸,後來在迎上吳明嘉始終膠著不去的目光之時,又膽怯避開了。

「學長為什麼不敢看我?是因為我長得太像我哥的緣故嗎?」

「沒這回事…是因為……」

「我和他就那麼像嗎?像到你在背對著我的時候老是露出哀傷的眼神……學長就真的、那麼喜歡我哥嗎?」

「明嘉?」凝望著他的眼深沈得像是要落下淚來,吳明嘉仰起頭吐了口氣,又是若無其事。

「可是我哥都走了十年了,而且再也不會回來了,儘管如此,學長還要繼續等下去嗎?」

謝至樺很想假裝沒聽見,但一字一句確實殘酷地鑿進他心裡。他沒說話,只是忍不住把臉埋入掌心。

聽出他的呼吸聲透著幾分濃濁,吳明嘉起身坐到他隔壁,伸手將那副顫抖的背脊摟入懷裡。「你等他的同時,可曾想過背後也有人在等你嗎?我從那之後一路看著學長,如今也經過十年了……但學長眼中似乎只有我哥……除了他,你總是看不見其他人……」

那句句譴責低沉得像是嘆息,聽得謝至樺一顆心也跟著跌到谷底。回想起這十年他腦中始終只記得高中時那段美好的時光,除此之外的悲傷他都不願意去回想,他寧可他的人生就這樣空白下去。

「學長……你還記得大一的迎新會嗎?我第一眼就看見你了,你當時知道我是專程去找你的嗎?」當雙手真正感受到這副體溫的時候,吳明嘉禁不住閉上眼睛用臉頰輕蹭起他的頭髮。

他好久以前就想這麼做了,在他哭泣的時候用自己的胸膛分攤他的悲傷、在他覺得寂寞的時候用自己的心跳告訴他他在這裡、他還活著,但為什麼在他做了這麼多之後他就是無動於衷呢?

「明嘉…明嘉我沒事了……你先放開我好嗎?」謝至樺草草抹掉眼淚想離開他的懷抱,他為自己的失態感到羞愧,也對他突如其來的自白感到不知所措。

「不好。」

「呃?」

「你老是想從我眼前逃開……拜託你別再把我推開了好嗎?」吳明嘉非但沒有鬆手反而加重力道把他摟入懷裡,謝至樺像是被抱到痛了,微微掙扎了起來。

「明嘉——」

「學長,我可以代替我哥的……」

「什麼?」

「既然哥哥沒辦法再喜歡你了,讓我來代替他好嗎?我會代替他喜歡你、愛你、照顧你一輩子的……你可以喜歡我嗎?」

近乎乞求的口吻讓謝至樺愕然抬起頭來,卻見吳明嘉的眼神堅定而充滿了深情,怎、怎麼會?他一直以來不是只把自己當成學長嗎?

「別開這種玩笑,你是在責怪我喜歡上你哥,所以才故意戲弄我的吧?」也許是惱羞成怒,他急著想從他懷裡逃開,卻被他托住下顎輕輕撫摸著。

「我是怪你喜歡上我哥……因為我比我哥還要早喜歡上你,但你卻一直不肯正視我的心意……學長……能給我一次機會嗎?我不會輸給他的……」他探出拇指撫過他的下唇,這片唇,他曾經蜻蜓點水嚐過一次,但偷來的吻就像是讓人一沾過便無法戒除的毒品,他朝思暮想為的就是再一親芳澤,然而就在他把頭靠過去的時候,謝至樺卻忽然用力推開他逃到了角落。

「學長?」

「明嘉你不要這樣!」

「為什麼?是我不夠好嗎?」

「不是的,你很好,不好的人是我,我並不值得你愛,對不起。」謝至樺頻頻道歉一心只想快快結束這齣鬧劇,他早該明白那雙眼神的涵義的,當他哭倒在他家圍牆外的時候,吳明嘉及時給予的溫暖懷抱——

原來在他注視著他哥的同時,他也默默守護著自己嗎?

「抱歉明嘉……我真的很抱歉……」先不管他是否能接受他,只能說命運真的很捉弄人,他喜歡的人不在了,喜歡上他的人又是他無法去愛的人,到頭來,他也只能選擇傷害他不是嗎?

「不要對不起……學長不需要為了這件事跟我對不起……沒關係的,我願意給學長時間,反正十年都等了,不差這幾天……」

「別再說傻話了,你忘了你還有一個未婚妻嗎?佳葳才是值得你去用心疼愛的人。」

「你明明知道她只是我家裡替我安排的結婚對象,我從頭到尾喜歡的人就只有學長你一個而已啊!」

「可是明嘉,我們真的不可能,而且這樣對你也不公平……」

「愛情需要什麼公平?愛情要是有公平,你需要為了一個約定死守十年?愛情要是有公平,你會忍心讓我繼續失戀下去嗎?」吳明嘉一激動嗓門跟著變大,謝至樺起身擋住門口,就擔心騷動不小心傳出去。

「明嘉,我們另外找地方談好嗎?這裡畢竟是你上班的地方,總不好——」

「對不起……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見他露出為難的表情,驚覺到自己失控的吳明嘉也跟著收斂了幾分。不行…他不能再這樣下去……對謝至樺他絕對得急事緩辦,要是把他逼急了他或許就會失去他了。

「好了,別再說了。」

「學長——」

「你冷靜一下吧,我先出去了。」

「學長你要去哪兒?」見他轉身開門,吳明嘉急忙制止他。

「沒要去哪兒,回我的位子而已。」

「你不會因為生我的氣一走了之吧?」

謝至樺本來還有些火氣,但見吳明嘉那麼緊張自己,他也不忍心再說重話。「你讓事情恢復原狀,我就不會走了。」

「什麼意思?」

「繼續把我當學長。」

「我…辦不到……」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你一定要這樣逼我才願意留下來嗎?」

「不是逼你而是為你好……你能明白我的苦心嗎?」

吳明嘉低下頭去,一拳打在門板上,謝至樺拉下他的手,輕輕握在手裡。「明嘉,我答應過你哥,要把你當成自己的弟弟代替他照顧你一輩子……所以只要你需要我,我都會在你身邊的……」

「我需要你啊!你要我說多少遍都可以!我需要你!」

「看來我們是沒辦法再談下去了……下午我請假,等你情緒穩定之後,我們再好好談談吧?」謝至樺莫可奈何,只好選擇逃避讓彼此都有時間沉澱。

對吳明嘉而言,再多的語重心長都無法迫使他收回在這間辦公室裡頭所有不該揭露的心事。他毅然開門離去,總覺得多留一秒鐘他就只會多加深一分對他的傷害。

老實說他見不得吳明嘉這般委屈自己,他要是知道他是何等自甘墮落縱容自己和男人廝混,恐怕只會瞧不起他吧?

情人眼裡總是容不下一顆沙粒的,更何況他們什麼都不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醉金迷 的頭像
紙醉金迷

蜃氣樓

紙醉金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